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从剧本杀店开始 > 第二百零六章 赶工

第二百零六章 赶工

脆弱的甄老板的店铺脆弱地倒闭了,始作俑者的新店正在如火如荼的装修。

沈老板的装修队的效率高得惊人,短短十几天的时间新店的雏形就出来了。

1楼和2楼的隔断全部打好,都是按照图纸上的要求120%的保质保量,所有江祺之前预想的东西都有。

1楼是100平的《红泪》的实景大房间+大杂物间+厕所+小更衣室+小现代房(推理本专用)。

2楼除了厕所和更衣室外全是开本房间,房间有大有小,加上密道和搜证廊,非常适合开恐怖本。

只要新店装修完成开业,星河剧本社的规模瞬间翻一倍都不止。

“小祺,你看看这搭戏台的木头怎么样?都是好木头,绝对不是那些木材厂拉过来,刷个漆糊弄人的烂木头。”沈老板乐呵呵地道。

自装修队接手新店以来,沈老板这个装修队的老板就跟买家一样,除了少数情况下有事来不了,一有时间就过来监工,导致附近店铺的老板都以为盘下咖啡馆的是沈老板。

当然,装修队的各位师傅们也很积极,很少偷懒,甚至主动加班。尤其是午饭和晚饭时间前后,已经干完活可以走的师傅们都会想办法多找些能干的活来干,就是不走就要干活,敬业精神让人动容。

“真不错。”江祺只能点头夸赞,戏台怎么搭他也不懂,“杏花,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台子稍微有点低。”汪杏花道,“需要再垫高一点,然后这个地方需要有一根宽的立柱,边上……”

汪杏花兴奋地对着要搭戏台的地方叽里呱啦地说一大堆,说着说着直接和木工师傅聊起来了,聊得还挺起劲。

“小祺,你们店的这个小丫头很专业啊。”沈老板感叹道。

江琪心想能不专业嘛,这要搭的是汪杏花呆了近百年的地方。得亏汪杏花记得,距离上次进《红泪》的世界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江祺早忘了废弃剧院里是什么样子,就记得最后汪杏花的家当散落一地被人踩碎和那句声嘶力竭,声泪俱下,振聋发聩的“还钱”。

“她比较懂这方面的东西,她父亲原先是乡镇里戏班子的班主,在镇上的老戏院唱过戏。杏花从小就呆在戏院里,这个实景的房间里的装修有不少都是她提的。”

“原来是家学渊源啊。”沈老板悟了,有些奇怪地问道,“现在乡镇的戏班子虽然没有以前吃香,但也不至于赚不到钱。杏花丫头怎么不去读书……反而出来打工?”

江祺看着眉飞色舞地形容戏台模样的汪杏花,道:“她妈妈生他的时候难产,大出血去世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都不在了。原本杏花是要上大学的,据说她在高中的时候成绩还不错。但她爸爸在她高考前出车祸,送去医院了最后也没救回来,她因为这个事情高考都没参加,高中毕业后就出来工作赚钱了。”

沈老板看汪杏花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慈爱:“唉,也是个苦命的丫头。”

汪杏花的其实就是她原本世界的故事挪到现代的改编版,仔细想想是挺苦命的,可……

联想到汪杏花昨天用奖金和剩余生活费买的6666的某轻奢品牌的项链,江祺又觉得她实在和苦命不沾边。

有一说一,照汪杏花这个攒一攒就忍不住想要把钱花掉的毛病,江祺有理由怀疑她这辈子都买不了最初立志要买的包包。

不过买不了包包也没关系,汪杏花每买一样购物车里的东西快乐的进度就+1,6666的项链和几万块的包理论上能贡献的进度是一样的,江祺巴不得她忍不住多买点便宜的东西。

“对了沈叔,我昨天听张师傅(木工)说,你最近接了个大单。想必你前几天都没过来吃面,也是因为接单的缘故,恭喜啊!”江祺笑着道。

沈老板摆摆手:“哪来的什么大单,你别听老张瞎扯。他是嘴上就是没把门的,什么子虚乌有,捕风捉影的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都跟真的一样。”

“我前两天说郊外的那个游乐园,那个游乐园小祺你应该知道吧?刚开那几年还挺火的,这些年生意不是一直都不太行吗,年年传说要倒闭,年年没倒闭。”

“我前段时间要一个小道消息,说这个游乐园的老板想要把整个游乐园整体翻新。这是个多大的单啊,那游乐园虽说生意不太行,地方够大呀,我这个装修队肯定是吃不下全部的。能分口汤给我今年给兄弟们过年回家的年终也有了,这不是兴冲冲的出去打听了几天,没有的事。”

“也不一定是假消息吧。”江祺道。

虽说他不认识游乐园老板,不知道人家有钱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但既然这个游乐园前后几次找方靖合作打广告,明显是不想让游乐园倒闭。

如果老板决定最后一搏,花一大笔钱把游乐园整体翻新升级,看看能不能盘活,也不是不可能。

“十有八九是假消息。”沈老板话说多了嘴巴有些干,找了一瓶没开封的水,咕噜咕噜灌下去半瓶接着道,“小祺你可能是不知道,这个游乐园的老板不止一个。”

“游乐园的大老板是咱们市之前那个很有名的奶制品企业的方总,鲜鲜牛奶你知道吧,就是这个企业的。”

江祺点头:“这个当然知道,我和我姐小时候没少喝他们家的鲜奶。但这家公司好像已经停产了吧,我都好多年没见到鲜鲜的牛奶了。”

“是停产了,我也是之前出去喝酒的时候,听别人在酒桌上吹牛时说的,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们说当年方总其实是想搞度假村的,前些年那些房地产商不是很流行在一个地方先建商场和商业街,把房价炒上去再卖房吗?”

“方总当年也想这么干。”

“据说游乐园只是他的第1步,游乐园附近的地皮他早就买下来了。原本是准备围绕游乐园建度假村,搞开发,后面好像是公司出了问题,资金链断了。”

“那边的地皮那么偏不值几个钱,但那时候游乐园生意还凑合,他就把游乐园的股份拆分卖了,现在游乐园有好几个股东。”

“现在八成是其他几个股东想让游乐园倒闭卖了,方总不乐意想盘活,但他可能也没什么钱,几方就这么一直僵持在那里。”

江祺听着觉得有些道理好像不太符合逻辑,商场上的事情他也不懂,谁知道这些有钱人的操作是什么情况。

“不过到底是不是这样,我也不清楚。酒桌上的话嘛听听就行,现在的人喝醉了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小祺我跟你说,你可千万别学沈叔我在外面乱喝酒,我这是早些年为了跑生意不得不喝,这喝习惯了改不了。”

“喝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醉了乱说话不说还上身。得亏我酒品不错,喝醉了一般也不会乱说什么话。”

江祺:那可不一定。

你酒品不好的那一次,喝醉后拉着江冰什么话都说了,就差把银行卡密码告诉江冰了,一口一个沈叔对不起你,哭得老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