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御兽诸天 > 第六章 寒冰符箓

第六章 寒冰符箓

厉天仇脸色如冰,身形如剑,行事作风也是雷厉风行,落地后目光一扫,没有看到秦龙的身影,顿时眉头一皱,问道:“你们秦大人呢?”  他的声音阴冷,仿佛森寒的剑气一般,让人听了心里发颤。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回厉大人,我家大人刚刚被县太爷叫去衙门问话了。”  这个年轻人同样姓秦,叫做秦阳,即是秦龙的副手,也是秦家的一位修士。  说起来这秦阳还是跟秦风同一辈的呢,修行天赋也不错,虽是旁系出身,但在秦风这一辈也算得上是最拔尖的那一个。  可惜他运气不好,年龄大了,没有赶上这一次家族遴选弟子送入宗门的机会。  秦家每二十年才会从家族里挑选两个资质优异的弟子拜入御兽宗,如果送的多了,不但对家族的发展不利,还会对家族造成很大的负担,所以即便秦阳的修行天赋还算不错,却也只能在家族修行,为家族效力。  厉天仇听了秦阳的话,顿时脸色一沉。  他倒不是怪罪秦龙,而是觉得那县太爷有点多事,耽搁了他的时间。  不过他也没有发作,只是沉声问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是谁发现了那邪修的踪迹?”  “回大人,是我堂弟。”  秦阳说着,就将秦风拉到身前,道:“这是我族中堂弟秦风,也是我家大人的儿子。”  他刻意将秦风的身份说出来,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厉天仇微微点头,看向秦风,问道:“你是怎么发现那个邪修的,详细说来。”  秦风被他目光一扫,心中升起几分寒意,只觉得此人目光如剑,竟然让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生出了轻微的刺痛感,不由大吃一惊。  没想到,这个郡城来的剑修,竟然厉害如斯。  当下他不敢怠慢,连忙将白天看到的事情重新又说了一遍。  厉天仇听了后,顿时眉头大皱:“赵惊雷,他来这里作甚?”  脸上虽然依旧冰冷如故,但他心中却在暗骂不已。  那赵家的纨绔子弟想要作死去别处啊,偏偏在自己过来办案的时候来昆城作甚。  难道说,郡城百花阁的姑娘已经不能吸引你赵大公子了不成?  不应该呀,听说百花阁那批西域异族女子刚来的时候,赵家的那位少爷可是一掷千金,豪爽的很,扬言要睡遍异族,这才几天啊,难道已经被掏空了?  他想起坊间关于这些纨绔子弟的一些流言,说是有几家的少爷年纪轻轻的就不行了,需要经常进补一些固本培元的丹药。  更有甚至,还暗中派人从百草阁购买了某些虎狼之药,以此来证明自己依旧威武雄壮,却不知,他们不行的消息就是从楼子里的那些姑娘口中传出的。  也不知道那几家的长辈要是知道了自家后辈这么早就被掏空了身子,会不会被气死。  厉天仇收回思绪,想起赵惊雷就让他心里烦闷不已。  其余几个赵家旁系庶子死了还没有什么,不过是几个没有多大潜力的普通族人而已,但那赵惊雷可是赵家老祖一脉的嫡系,如果也死在了这里,对他来说,也很麻烦。  秦家还好说,他们毕竟在昆城,跟赵家接触还不算太多。  但厉天仇不同,他还需要在郡城讨生活,还想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准备结成金丹呢。  如果赵家因为赵惊雷的死而为难自己的话,他可就麻烦了。  作为铁岭郡城出身的散修,能够找到一个体面而且还能源源不断获得修炼资源的差事可不容易,一旦被赵家打压,他很有可能丢了郡府的差事,变成一个真正流浪修行的散修。  不过,厉天仇同时也有些不解:“那邪修虽然歹毒,但明知赵惊雷乃是铁岭赵家子弟,怎么还敢对他出手,得了失心疯不成?”  秦风想了想,说道:“也许是因为听到赵公子说他家老祖已经闭关的消息后,才做出的决定。”  此言一出,厉天仇的脸色顿时有些绷不住了,低声咒骂了一句。  那个白痴,居然连自家老祖闭关晋级的事情都随便往外说,这不是找死吗?  他就不怕那邪修找来更厉害的魔道中人去偷袭他家老祖,趁着赵家老祖晋级的关键时刻出手袭杀,彻底葬送了赵家。  “秦大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呢,留个人候着就行,其余的,全部跟我走。”  厉天仇着急之下,有些等不及了,伸手一指秦风,口中道:“你带路。”  “我?”  秦风愣了愣,没想到这厉天仇居然会让自己带路。  “怎么?你不愿去?”  厉天仇见他愣在原地没有动身,顿时眉头一挑,眼中露出一抹厉色。  不过,想起这事秦龙的儿子,并非衙门的下属,他还是放缓了一些语气:“所有人里,只有你见过那邪修,当然需要你跟着才行,免得遇到了还会被对方蒙混过关。”  他确实有这方面的顾虑,毕竟如今昆城内外来了不少修士,就算是晚上,也有人在四处游荡搜寻,试图找出那个邪修。  如果那邪修混入散修当中,随便几句话就有可能将他们给糊弄过去。  秦风一拱手:“回大人,晚辈不过刚刚开启灵窍的小辈,可不敢参与这等事情,还是稍后等家父出来了,让家父与您一起去吧。”  他心里虽然对厉天仇的目光有些惊惧,却也没有直接答应。  正如他话里所言,自己不过是刚刚踏入修行的门槛,可没有什么自保之力,万一在打斗中被殃及池鱼,岂不是倒霉。  厉天仇微微点了点头:“你倒是谨慎,不过也不用担心,我既然让你跟着,自能护你周全。”  说着,他袖袍一甩,从衣袖之间飞出两道流光,落在秦风身前。  秦风伸手一接,那两道流光落在手中,发现是两道灵符。  不同于白天从那黑袍道人手中看到的灵符,厉天仇给出的这两道灵符并非黄纸所画,而是由一种不知名的兽皮炼制成的符箓,拿在手中就有一种厚实的感觉,远比那轻飘飘的一张黄符纸要让人安心得多。  他打量了几眼,发现其中一道灵符上面有着厚重的气息,而另外一道流露出的则是一种凌厉森寒的气息,手指从灵符纹路上划过,犹如被针刺一般,吓得他连忙将手一缩。  “这两道灵符,其中一个是我亲手炼制的寒冰剑符,一经施展,就能斩出百道寒冰剑气,即便是普通筑基修士也挡不住这一击。  另外那张灵符,乃是我从郡城一位制符大师那里换来的金刚护身符,足以保住你的性命了。”  厉天仇轻哼了一声:“便宜你小子了,若不是我要着急去救那赵家子,哪里会将这等灵符送你。”  厉大人心里也打着小算盘,如果能够救了赵惊雷,赵家肯定会给他十倍补偿,区区两张灵符,给了也就给了,算不得什么。  秦风吞了吞口水,强压下心中惊喜的表情。  不怪他眼皮子浅,他毕竟只是乡下小家族出身,就算族长身上也未必就会有几张筑基期的灵符,自己突然得到真珍贵的东西,有些激动也在所难免。  秦风一把就将这两张灵符放入怀中,口中说道:“多谢大人赠符,既然大人愿保晚辈平安,那晚辈在这里就多谢了!”  说着,他还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  厉天仇也是老江湖了,哪里听不出他这话里含义。  这小子胆子可还真够小的,得了自己两张灵符,居然还这么怕死,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将安危完全寄托在自己身上了。  不过现在他也懒得跟着小子计较什么,还是赶紧过去寻找赵惊雷更加重要。  “少废话,快走吧,真要出了事,我自然会出手。”  厉天仇一挥手,就带着巡检司的人先行一步,让衙役等秦龙出来后,再告知他一声就行。  反正以秦龙的修为,很快就能追上他们的队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