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御兽诸天 > 第九章 深藏不露

第九章 深藏不露

老道手中长幡扑出的黑气犹如长蛇,速度极快,几乎转眼之间就缠绕到了陈虎那几个兵丁身上,转眼间就钻入他们体内。  他们不过是普通后天武者罢了,没入先天,当然抵挡不住修士的法术。  更何况这老道还是筑基高层的修士,手段之强,哪里是区区几个凡俗武者能够抵挡的,所以几乎在黑气上身后,陈虎他们转眼间就栽倒在地。  唯独飞扑向秦风两人的黑烟被秦阳施展法术击落。  秦阳也有练气后期的修为,修炼的乃是家族传承的一门《烈阳焚天决》,纯正的火行功法,乃是家族少有的几门可以修炼到金丹境界的功法之一。  当然,千年以来,秦家子嗣修炼这份功法的多了去了,也没见出过任何一位金丹真人。  眼见身后黑气袭来,秦阳一手拉着秦风不放,脚下神行术施展到了极致,另外一只手掐动法诀,抖手发出两道火焰,砰地一声,跟那两团黑气撞在一起。  顿时撞击之处传来几声啾啾鬼鸣,这竟然是两条阴魂。  只不过这两条阴魂显然还不够强大,所以很快就被秦阳发出的火焰焚烧一空。  “嘿嘿,两个小辈,还有几分本事嘛。”  后方,黑袍老道阴森冷笑了两声:“既然毁了我的两条阴魂,那就拿你们自己的魂魄来赔偿好了,修士的神魂,可要比普通鬼物的魂魄纯净强大的多。”  说话间,他的身形已经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追上两人了。  秦阳虽然全力施展神行术,身形犹如风驰电掣一般,急速逃离,但他在地上奔跑的速度如何比得上那老道在空中飞行的速度,何况还带着秦风这个累赘。  所以不过三两个呼吸,就被老道追到了身前,轻轻落在了地上,挡住他们两人的去路。  秦阳轻叹一声,可惜炼气期的小修士还不能飞行,否则少了地上那些草木的阻碍,他们的奔逃速度肯定更快,说不定还能提前找到厉天仇。  这老道口中冷笑两声,得意的上前迈步向他们走去。  结果这才刚一迈步,就感到臀部正中传来一阵疼痛。  感受着疼痛传来的部位,老道顿时一阵羞恼:“小辈,居然胆敢出手偷袭你家道爷,我要你们的命!”  虽然说先前陈虎射出的那一支利箭只是镔铁打造的普通狼牙箭,并非专门对付修士的符箭,但他当时即将拿下赵家那几个年轻人,正在得意间,根本就不曾想到身后有人偷袭,所以冷不丁的就被陈虎那一箭射在臀部。  若非他身上的法袍材质特殊,挡住了那一箭的大半威力,说不定就会被那支箭给射爆了菊花。  偏偏又因为那支箭上没有附带任何法力,所以他身上的法袍同样也没有被激起任何防御法术,只是依靠法袍本身的材料没有被狼牙箭射穿,但也疼痛的厉害。  这也还罢了,更主要的还是那种从心底里散发出的羞怒,让他险些发狂。  想他修道将近两百载,什么时候遭受过这等羞辱?  先前因为赵惊雷那小辈手中有几件特别强悍的护体宝物,所以他这才没能早早的拿下对方,只能依靠提前布置的阵法慢慢消耗对方身上的宝物。  结果在他专心对付赵家那几个小辈的时候,一时不察被人摸到近处,还险些被爆了菊花,这要是传出去,他的脸面可就丢大了。  感受到两腿之间的剧烈疼痛,老道也不敢在乱走了,连忙运转体内真元止痛,同时怒喝一声:“道爷我要将你们这些小辈抽魂夺魄,日夜折磨!”  说着,一挥手中长幡,数道黑气向着秦风两人身上扑来。  这次的黑气远胜从前,还没有扑到两人身前,就有一阵阵刺耳的怪啸传来,震得两人耳朵都感到了一阵刺痛。  秦风可不敢被这黑气扑到身上,连忙将调动丹田内稀薄的灵力注入手中金刚护体符上,顿时一道炫目金光浮现,将他整个人都给笼罩在内。  一瞬间,秦风就感觉自己身上好似多了一层金刚不坏的防御,让他感到无比的安心。  自信心暴涨下,秦风踏出一步,挡在秦阳身前。  反正也逃不掉,只能在这里拖延一下时间,等待厉天仇到来,秦风现在的防御力比秦阳强大,当然要帮着这位堂兄抵挡一下,免得厉天仇还没来,秦阳却被这邪修害了性命。  “砰砰砰……”  几声轻响,那几道急扑过来的黑气顿时撞在了秦风身上。  秦风体外金光顿时大放,浓郁的金光灼伤了那几道黑气,等黑气离开秦风的身体数丈外,这才现出形体,正是几头鬼物。  只不过它们现在鬼体有些涣散,显然是被秦风身上的金光灼伤。  虽然金刚护体符只是护体法术,并不会主动反击,但当这些阴邪之物攻击到了身上后,却会引动金光汇聚被动反击,所以这几个阴魂才会受创。  “金刚护体符?”  老道有些诧异,随即又面露喜色:“哼哼,既然舍得使用这么珍贵的灵符,想来也是身价不菲之辈,待道爷擒下你后,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是我的。”  秦风听得一咧嘴,这老道还当真是穷凶极恶,见自己使用一张灵符就要杀了自己抢夺东西,可我比你还穷啊,除了厉天仇送到灵符以外,全身上下连一块灵石都没有。  “这位前辈,误会啊,其实小子乃是小家族出身,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你还是不要打我主意的好,不然我怕你到时候会后悔。”  口中说着,他却翻手又取出了另外那张寒冰剑符。  这是厉天仇亲手炼制的灵符。  厉天仇乃是筑基九层的剑修,他炼制的剑气灵符威力不小,要不然也不敢自夸可以对付普通筑基修士了。  不过,面前这个黑袍老道看气势显然不是普通筑基修士可比的。  毕竟秦风家里就有几位筑基修士,无论是他父亲,还是族长秦观豹,又或者藏经阁的那位三叔公,恐怕加一块都没有面前这个邪道修士身上的气势强大。  秦风估计,这黑袍老道最起码也得是筑基后期的修为,要不然他身上的气势,不会比筑基六层的秦观豹老家主还要强大这么多。  而且这等邪修,最令人头痛的还不是他们本身的修为境界,而是他们修炼的那一身诡异邪门的功法。  但凡邪修,无不诡异莫测,拥有种种令人感到难缠的法术,还有许多保命逃生的法门,普通修士即便能够打的赢对方,也很难留下对方的性命。  当然,那些大门派出身的弟子另当别论,普通修士跟大门派出身的真传弟子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即便都处于同一境界,相互之间的战斗力也会相差极大。  恐怕也就只有那些大门派的弟子,才能轻易斩杀这些邪修了吧!  秦风一边想着父亲曾经跟他说过的话,一边将寒冰剑符放在身前,小心翼翼的看向对面的黑袍老道。  他可就只有这么一张攻击灵符,一旦使用,可就再也没有其他攻击手段了。  见此,黑袍老道顿时眼睛一亮:“果真还有灵符,小辈,没看出来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不过,这老道眼中虽然露出贪婪之色,但身形却是一晃,避开了秦风正面。  他感受到了这道灵符的威力,恐怕不是那么好抵挡的,即便以自己的修为,稍有不慎也会受伤。  何况他现在本身就有伤在身,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