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御兽诸天 > 第十一章 白骨锁心锤

第十一章 白骨锁心锤

“喋喋喋……”  黑袍道人看着勉力抵挡几条鬼魂的秦阳,又看了看护体金光逐渐暗淡的秦风,口中发出犹如夜枭一般的渗人笑声,透露着一股残忍无情的味道。  秦风不想将寒冰剑符用在身前的骷髅头和那十余条阴魂身上。  因为这些东西对那黑袍老道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想要鬼魂,他随时都可以去杀几个修士,重新收集魂魄炼制鬼物,即便秦风使用剑符将这些鬼魂斩杀,也不会让黑袍道人受到什么损失。  秦风手掐法诀,调动体内还非常稀薄的灵力,施展自己目前所会的最强法术。  随着他的法诀变化,丹田灵力都险些被耗空了,这才勉强凝聚出一龙一虎两条虚影。  这是他修炼的那门《龙虎通玄归元功》的根本法术,凝聚龙虎虚影,护身杀敌。  可惜,他才踏上修行没几天,即便有聚气丹相助,也没有积攒多少灵力,依旧还在炼气第一层晃悠。  “呼……”  一阵风吹过,龙虎虚影向着那个骷髅头扑去,狠狠地撞在骷髅头上。  然后,那骷髅头动都没动一下。  虎形虚影虽然掀起一阵轻风,但这点风力也就只能吹吹枯枝败叶,顶天了吹动几块小石头,想要撼动这坚若金铁骷髅头,还远远不够。  虽然这骷髅头咬在金刚护体灵符的金光上时,被硌掉了两颗大牙,但这并不意味着骷髅头就当真好对付,怎么说也是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祭炼的东西,哪里是他这么一个炼气一层小修士的法术可以应付的。  虎形虚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龙形虚影倒是稍微强了一点点。  因为它是以水汽凝聚而成的,所以在这道龙形虚影扑到骷髅头上后,到底还是在骷髅头上留下了一层水雾,就仿佛给骷髅头洗了个头似的,光明铮亮,油光水滑。  “哈哈哈……”  黑袍道人捧腹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嘲弄之意,嘲笑秦风自不量力,居然凭借炼气一层的修为跟他炼制的骷髅战斗,当真是莫名其妙。  后方的秦阳也是无语。  这位堂弟莫非脑子秀逗了不成,明知不是对手,还不留着力气找机会逃走,偏偏将灵力消耗在这里作甚?  黑袍道人笑罢,再次一晃手中长幡,从幡面上扑下一股黑气,弥漫方圆十数丈,将秦风两人的身形包裹在内。  两人开始的时候还吓了一跳,以为这老道又召唤出了什么厉害鬼物,不过随后马上就发现,这次的黑气并非厉鬼所化,而是一股阴煞。  单纯的阴煞虽然可以侵蚀身体,但只要以灵力守护自身,短时间内并不能给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不过,那些鬼魂可就如鱼得水了。  它们在这阴煞当中动作更加快了几分,甚至就连原本有些虚幻的鬼体,都恢复了一些。  秦风看了那道人一眼,心中奇怪。  按理来说,筑基后期的修士手段应该不止于此,怎么这老道好像在故意留手没有斩杀他们的意思?  要不然,就算这老道有些顾忌自己手中的寒冰剑符,但斩杀另外一边的堂哥秦阳,对这老道来说应该也不费什么力气才对。  结果他们两个现在都还活的好好的,黑袍道人自始至终,也就只放出来十几条鬼魂对付他们,这似乎……有些不太对头?  而且看那黑袍道人手里长幡的模样,应该是邪道灵器百鬼幡,现在他宁可消耗百鬼幡内部的阴煞之气也不再放出其余鬼魂攻击他们。  是故意的,还是说他百鬼幡中已经没有了其他鬼魂?  还没等秦风想明白的时候,那老道突然神情一动,喝道:“两个小辈,也敢在道爷面前张狂,道爷这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说着,老道一挥衣袖,一柄白骨锁心锤打出,带着狂暴的力量砸在了秦风身上。  砰地一声,秦风的身体直接就被这白骨锁心锤砸飞出去数丈远,直到撞在一棵大树上,这才掉落在地。  仅仅这一击,就把他身外原本就已经暗淡许多的金光轰碎,打得他内腑受创,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  秦风心中惊骇,这才知道筑基后期修士的厉害。  虽然说自己身上的金刚护体符的威力已经消失大半,但能被对方如此轻而易举的一击打伤,恐怕就算那张灵符在没有被消耗力量的时候,也顶不住这老道几锤。  五脏六腑传来一阵阵的剧痛,险些让秦风晕倒过去,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不然可未必还有机会再站起来。  强撑着剧痛,秦风用颤抖的手臂支撑起身子,打算起身躲避即将到来下一击,同时也要调动体内所剩不多的灵力,激发寒冰剑符。  即便这道剑符未必就能伤的了黑袍道人,但能够多坚持片刻也是好的。  那边,黑袍道人一击轰飞了秦风后,又将白骨锁心锤打向了秦阳。  秦阳身上可没有灵符护身,如果被如此势大力沉的一击打在身上,绝对会被当场打死,一命呜呼!  “大胆!”  眼看白骨锁心锤就要轰到秦阳身上的时候,陡然,远处传来一声暴喝。  与此同时,一道剑光风驰电掣一般飞来,砰地一声,就将白骨锁心锤击飞,救下了秦阳。  秦风秦阳二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厉天仇,总算是来了。  他若是再晚来片刻,两个人可就真的要丧命在这老道手中了。  到时候,恐怕就连魂魄都会被这邪恶道人给拘到百鬼幡上去,炼成厉鬼。  厉天仇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飞到近前。  他先前在另外一个方向搜找,距离这里远了些,所以来的稍微慢了一点,好在秦风秦阳二人还没出事,虽然他不在意秦龙会不会发飙,也不在乎小小的秦家会不会找他麻烦,但终究面子上有些不好看。  厉天仇看了秦风两人一眼,见他们都没有大碍,也就放下心来,转头看向那老道,口中冷声喝道:“敢在厉某面前伤人,我斩了你!”  厉天仇显然是一个纯粹的剑修,话音未落,剑已斩出。  随着他手中剑诀一动,半空中的那柄飞剑顿时剑光暴涨,化作十丈长的剑光,带着犀利骇人的气势,斩向黑袍道人。  黑袍老道冷哼一声:“怕你不成?”  说着,手中白骨锁心锤往上一抛,直接就跟飞剑撞在了一起。  只不过,厉天仇这一剑的威力,似乎远超他的想象,白骨锁心锤顿时招架不住,被厉天仇一剑斩飞,丢溜溜的落回了黑袍道人手中。  “好厉害的剑修,道爷不陪你玩了……”  那道人口中怪叫一声,转身驾驭一道黑风,向着远处飞去。  “哪里走,把命留下再说!”  厉天仇当然不会放任这老道离去,剑诀一引,长剑飞回,踏剑遁空,朝着那黑袍道人追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