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御兽诸天 > 第二十二章 洗剑池

第二十二章 洗剑池

灵井旁,秦风走了过来,探头往井里看了几眼。  结果除了在清澈的井水中看到一个翩翩美少年的倒影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对着水中倒影理了理衣领,秦风将目光收回,看向自家老爹,准备再问一问吞天蟾的事情。  做为一个修行菜鸟,他对于修行界的一切知识都非常感兴趣。  只是,当他的目光投向老爹的时候,突然一怔。  因为他发现老爹的脸色有些难看。  “怎么了,爹,莫非被那只吞天蟾给跑了?”  秦风问道。  在他想来,灵井下面连接地下,说不定那只吞天蟾依仗娇小的体型钻进了狭小的洞穴中,躲避开碧目灵蛇的追踪也有可能。  碧目灵蛇的体型那么大,许多小的洞穴可钻不进去。  秦龙的脸色难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还真被那只小东西给跑了,不过,并不是碧目灵蛇追不上它,而是不能再追下去了。”  “为何?”  秦风诧异的问道。  “因为吞天蟾逃上了地面,而那片区域,是城北黄家的重地。”  秦龙苦笑:“我也没想到,这处灵井,竟然有一条地下暗流跟黄家洗剑池相连。”  “啊?”  秦风愣了愣:“黄家的洗剑池?”  他面色古怪,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结果。  城北黄家,是太乙山金光洞的附庸。  不过,太乙山金光洞虽然是剑修宗门,但这黄家却并非以剑道立足昆城。  黄家真正赖以生存的是他们铸剑的技艺。  当然,他们家的铸剑传承其实也就一般,少有精品出现。  据说,黄家铸剑技艺最强的大长老曾经在二十年前,铸造出过一柄灵器级别的飞剑,奉贡给了太乙山金光洞后,还曾得到过奖励。  此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按照秦风老爹的话来说,就是堂堂太乙山,还不至于为了一柄灵器级别的飞剑就对黄家另眼相看。  而且从那以后,黄家的那位大长老就再也没有铸造出过灵器飞剑了,很多人都在暗地里猜测,黄大长老当初是不是走了狗屎运才侥幸铸成了那么一柄。  反正秦家上下都这么说,秦风听的久了,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黄家掌控着城北山中的一条小型的精铁矿,每年也能打造出几十柄法剑和其他一些法器,他们家在铁岭郡城开着一家店铺,贩卖自家法器换取修炼资源,跟秦家这等以耕种灵田为主的家族完全不同。  平日里两家相互嘲讽,秦家说对方是打铁的,黄家就嘲笑他们是种地的,反正两家都是相互看对方不顺眼,见了面少有不斗嘴的时候。  不过,秦黄两家却也只限于斗嘴,很少动手。  不是不想,而是实力相近,贸然出手只会造成族人的伤亡,不值得。  但两家也不是没有过火拼过,一百二十年前,秦家因为重点培养的几个家族优秀子弟接连遇难,导致很长时间家族里仅有一位筑基修士坐镇,黄家趁机来袭,险些就被对方灭了族。  直到后来秦观豹在宗门晋级筑基,又有暗影豹这等强横灵兽在身,带着几个同门好友回来相助,这才硬生生扛下了黄家的攻势。  当初如果不是秦观豹收到消息后及时返回,恐怕秦家早就被灭了满门,家族的那三百亩灵田也会成为黄家崛起的根基。  而秦家,在黄家势弱的时候,同样也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毕竟不只是黄家觊觎秦家的三百亩灵田,秦家同样也在眼红黄家占据的精铁矿脉。  昆城就只有这么多资源,想要发展,就只能想办法打压对方。  不过在实力相差不多的时候,两家都会非常克制,因为他们家里除了明面上的筑基修士外,还都有其他底牌,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着了道。  因此平时的时候两家都比较克制,只是斗斗嘴,少有刀兵相接。  除非涉及到了大利益,否则完全就没必要死斗下去,最终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反而让别人捡了便宜。  这个别人,指的就是昆城另外一个家族,城西的王家了。  王家做为一个小宗门雾隐门的附庸,两边都得罪不起,所以平日里就担任着和稀泥的角色,给这两家从中调和。  当然,暗地里也在巴不得这两家斗得你死我活,最好死光光,这样昆城就是他们一家独大了。  洗剑池,坐落于黄家最重要的铸剑谷内,那里算得上是黄家的根本之地,有不少黄家修士都在那里居住修行,铸造法剑。  秦龙可不敢让人发现碧目灵蛇的痕迹,毕竟黄家人都知道这是他的灵兽。  万一被人看到,定然会认为他这是故意潜入了黄家重地,暗中窥探黄家隐秘,到时候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  所以他一看清那处水潭外的景象,马上就让碧目灵蛇潜入水下,原路返回。  望着碧目灵蛇那数丈长的蛇躯矫健的从灵井中窜了出来,盘踞在秦龙身旁后,秦风忍不住问道:“爹,这次没有抓到那只吞天蟾,它以后要是再出来偷吃灵果怎么办?”  “无妨。”  秦龙手中真元汇聚,并指如剑,在灵井的井沿上刻画出几道符文,随后又从碧目灵蛇身上取下一枚蛇鳞。  他施展法术,将蛇鳞镶嵌在那几道符文中间,顿时一道若有若无的凶厉气息弥漫。  秦龙笑道:“吞天蟾也是感知敏锐的妖兽,这片蛇鳞被我以法术激发,能够散发出碧目灵蛇的气息,有这枚鳞片在,那只吞天蟾不敢出现。”  “那就好。”  秦风饶有兴致的看着老爹施法,一时间心痒难耐。  可惜,以他目前炼气二层的修为,除了能够召唤出龙虎虚影以外,也就只能施展几个最简单的如御风、御火、神行、轻身之类的小法术。  想要达到父亲现在的程度,还远着呢。  秦龙将碧目灵蛇的鳞片镶嵌在井沿上后,又取出一瓶散发着沁人清香的药膏,轻轻的在碧目灵蛇背上被他取下鳞片的地方涂抹了一层。  这是御兽宗流传的活血生肌的灵药,有了这种药膏,再加上碧目灵蛇强大的恢复力,用不了几天,它就能够长出新的鳞片。  挥手将碧目灵蛇收入灵兽袋中,秦龙带着儿子向灵果园外走去。  “怎么样怎么样,抓到那只灵蟾了吗?”  父子两人刚一现身,就被五长老等人围了上来,连声询问。  “没有。”  秦龙摇了摇头:“被那小东西给跑了。”  “啊?”  五长老有些失望:“以你的修为,居然都没能抓住它,那以后还不定又要被它糟蹋多少灵果呢?”  “五叔也不必忧心,我已经在灵井上施法,留下了碧目灵蛇的一枚鳞片,在鳞片气息彻底消散前,那只灵蟾是不敢出来的。”  秦龙见五长老有些沮丧,连忙安慰道:“而且我已经发现了那只灵蟾的去向,碧目灵蛇也记住了它的气息,以后再想办法去那边找一找就是。  五叔放心,不管能不能抓得住,我都能保证那只灵蟾今后不敢来灵果园。”  “哦,那就好。”  听他这么一说,五长老等人这才放下心来。  在众人的感激声中,秦龙父子告别五长老,返回家族府邸。  “风儿你自己回去吧,我去找族长说一说这件事情。”  秦龙叮嘱道:“切记地下暗流连同黄家洗剑池的事情不可外传,不然以后肯定会有麻烦上门。”  “爹爹放心,孩儿懂得。”  秦风点头答应一声,表示明白。  黄家如果知道了这回事以后,肯定会有些疑神疑鬼。  他们以炼器铸剑立足,没有手段潜伏过来,但秦家可是能够豢养灵兽的,万一以水行灵兽通过地下暗流潜入铸剑谷偷袭,这种损失他们可承受不起。  秦风觉得,父亲之所以会将这件事情上报给老家主,恐怕也是打着预留一个后手的算盘。  如果以后跟黄家起了争端,他们就可以通过地下暗流先下手为强,打黄家一个措手不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