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御兽诸天 > 第四十三章 青楼醉酒

第四十三章 青楼醉酒

雪莲院,是百花阁近来才建起的院落,用来安置从西域来的那些个美人。  也许是出于好奇,毕竟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识过西域美人,再加上百花阁早早的就放出风去,都快要将那些西域美人给夸上天去了。  所以许多花丛老手都抱着这种猎奇的心理来到雪莲院,准备见识一番西域女子的风情,品鉴一下西域的木瓜与他们南域的有什么不同。  在这种情况下,雪莲院的价格就被百花阁一抬再抬,如今已经成了百花阁最赚钱的地方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在这里邀请上三两好友一起聚聚,绝对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毕竟这可就相当于包下了整个雪莲院,花费可是不菲。  而今晚,这个非常有面子的老男人,就是柳城钱家家主,钱万冲。  厅内,一声声充满了异域风情的曲调传出,几个身披薄纱的西域女子身体如蛇一般扭动,跳着让人心情荡漾的舞蹈。  舞姿动人,勾人心弦,好似群魔乱舞,又似蛇女妖娆,让人恨不得扑过去跟她们纠缠起来,一起舞蹈。  钱万冲端坐正中,正跟万妖阁的管事杨开泰轻声谈笑,讨论这西域女子的玄妙。  就在这时,云娘领着秦观豹秦风两人走了进来。  那几个跳舞的女子很有眼力,身形轻轻一转,让开了中间的道路,偏偏又在这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走过的时候,扭动着身躯凑了上去,若即若离的接触,险些让即将步入舞象之年的秦风出丑。  因为自幼修炼的缘故,他的身体发育远比同龄少年要强上一截,无论精力还是体质都远胜常人,若非他及时运转灵力压制下某些冲动,说不定就会在身旁那个西域舞姬小手轻柔的划过他身体的时候,出现某些不可描述的异常反应。  秦风有些尴尬的避开了那女子的身体接触,他忽然有些后悔了,刚刚就不应该跟着进来的。  不说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将心思放在女色上面,即便有这想法,也不可能跟着老家主一起逛青楼啊!  “哈哈,秦师兄来了。”  坐在前方的两人看到了秦观豹后,都起身相迎。  杨开泰诧异的忘了秦风一眼,向秦观豹问道:“怎么把这孩子也带来了?”  “咳。”  秦观豹背着秦风,隐晦的冲这两个老友使了个眼色,说道:“先前跟谢无恙饮酒的时候多喝了几杯,凑巧半路上遇到了我这侄孙,就带他来长长见识,并无其他用意。  咳,那个,云娘啊,你去让厨房做一份木瓜送来,我答应了让我这侄孙品尝一下西域送来的木瓜的。”  闻听这话,云娘忍不住噗嗤一笑,连忙又拿团扇掩住了脸上笑容,那双美眸在秦风身上一转,答应一声,转身袅袅而去。  钱万冲和杨开泰两人顿时会意,知道秦观豹定然是先前喝多了酒说错了话,结果迷迷糊糊的就把自家晚辈给带来了。  身形胖大的钱万冲哈哈一笑:“无妨无妨,我等老友也是在这里聚一聚说说话,又不会做其他事情。  不过要说起这西域的木瓜,确实别有一番滋味,小友确实应该尝一尝。  来来来,小友这边坐,其实除了木瓜之外,西域的美酒也颇为难得,今日一定要多饮几杯。”  说着,这位老爷子热情的招呼秦风坐下,还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琥珀色的葡萄美酒。  然后一挥手,旁边顿时走过来两个身披薄纱露出了白皙手臂和腰肢的西域女子,簇拥秦风坐了下来。  秦观豹一瞪眼,心知钱万冲这老家伙肯定是故意的,要不然绝对不会在自己这么明显的暗示下还会这么做。  钱万冲却是毫不在意,他伸手搂着身旁的西域美人,笑哈哈的冲秦风说道:“小友只管放开了心思饮酒玩乐,其他的无需在意。  想当年我像你这般大的时候,也经常来这种地方,年轻人嘛,就应该有年轻人的样子,不然一个个学那些老古董埋头苦修,这辈子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秦风苦笑一声,从两旁女子的纠缠中挣出了双手,朝钱万冲一拱手:“多谢前辈美意,晚辈其实……”  “好了,来都来了,莫要扫兴,来来来,饮酒。”  钱万冲豪爽的大笑一声,举杯邀请众人共饮。  在他的眼神示意下,坐在秦风身旁的一个舞姬用手端起了酒杯,送到秦风的唇边。  秦风无奈,只好就着这舞姬的手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葡萄酒入口甘甜,还有一股清凉的灵气从腹中升起,感觉饮下这杯酒几乎都能抵得上他一天的修炼了,顿时就让他眼前一亮,身旁舞姬再给他斟酒的时候,也就没有再拒绝。  秦观豹也不好多说什么,干脆坐在一旁,与这两个老友谈笑。  不过他在秦风面前毕竟还有些放不开,所以并没有让身边的西域舞姬贴身服侍,只是让她帮着倒酒而已,甚至两人之间的距离都相隔了一尺多远。  这让他身边的那个舞姬有些诧异。  前几次秦家主来的时候可不是这副样子的呀,记得当时这位家主大人对她可是非常感性趣的,那双大手可没有半点老实,怎么今晚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几人一边饮酒谈笑,一边观看西域美人歌舞,钱万冲老爷子频频向秦风劝酒,似乎想要将他灌醉,好看他出丑。  而旁边的杨开泰竟然也在暗中助力,想看这祖孙俩同宿百花阁的壮举。  秦风毕竟年纪还小,以前也没有怎么喝过酒,不胜酒力,一连大半壶的灵酒下了肚,虽然体内功法在不停的运转,却也不可避免的有些上头。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下去了,不然肯定会醉倒在这里。  如果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夺走了一血,岂不是很吃亏!  所以他打算就此离去。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那位钱老爷子肯定就是在故意灌醉他,兴许打得就是让他失身的主意。  于是他连忙做出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身体摇摇欲坠。  钱万冲见此,顿时哈哈一笑:“小友不胜酒力,那就不要再喝了。”  说着,又示意那两个西域舞姬:“你们还不快扶秦公子下去休息,记得要‘好好’服侍。”  “是!”  两个女子恭顺的扶起秦风,朝外走去。  “哎……”  秦观豹伸手欲拦,结果却被钱万冲挥了挥手,示意那两个女子赶紧将秦风带走,这才扭头冲秦观豹挤眉弄眼的道:“怕什么,当初你不也是在这个年纪就已经上了青楼,也没见你就因此耽搁了多少修行。  这种事情,也能从另一个方面看出他的心性,看看这晚辈值不值得你们家族培养,只要不沉迷其中,以后肯定会修有所成。”  秦观豹对他的歪理邪说嗤之以鼻,不过却也懒得再去管秦风了。  毕竟在这种醉酒的状态下,只要那两个女子不主动对他下手,他也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如今秦风已经不在这里,老家主顿时故态萌发,伸手一把就将身边腰肢柔软的美人揽入怀中,惹得美人娇呼一声。  PS:美人曰:大爷,不给推荐票,我是不会从了你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