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娘娘腔 > 第九章

第九章

天逐渐凉了起来,李程秀怕冷,早早就套上了羊毛衫。

邵群自上次从温泉回来后,就很少来他这里,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太敏感,他觉得邵群的态度有点冷淡。偶尔来了就会挑三拣四,比如现在。

“为什么不开窗户,屋子里一股难闻的味道,你自己都闻不到吗?”

李程秀赶紧把落地窗打开,一股冷风就灌了进来,他打了个哆嗦,又套了件外套。

邵群跟看怪物似的看了他一眼,把空调打开:“你就不会开空调啊。”

李程秀道:“电费贵。”

以前在酒店上班的时候,他听说最费电的就是空调了。

邵群大声道:“把你自己冻感冒了,治病更贵,这点儿账都算不开,还学会计。”

李程秀想邵群可能又碰上什么不顺心的事了,今天火气格外地大,也不想去触他霉头,默默地进厨房做饭。

比起两人刚重逢那会儿邵群的温柔绅士,现在的邵群可谓是判若两人。相处得越久,李程秀就越能认识到这个人的霸道自负,脾气暴躁,有时候甚至是蛮不讲理的。

生活习惯也不太好,一进屋就衣服钥匙乱扔,出门前找不到就会发火,扫把倒地上挡道儿了会一脚踢开,绝对不会扶起来,明显是习惯了被人伺候。

李程秀对这些都可以包容,他愿意这么照顾邵群——如果能让两个人相处得更和睦。可是最近邵群的态度越来越让他觉得,邵群来找他,只是为了做那件事。

做了一桌子菜,没吃几口,邵群就硬拉着他进了卧室,把连日来的欲//望通通发泄了出来。

李程秀被他的粗暴弄得有些疼,歪在床上半天不想动弹。

邵群起身出了卧室,不一会儿又进了来,把一份文件扔到了他眼前。

李程秀拿起文件看了看,没看懂:“这是什么?”

邵群坐卧在床头,点了根儿烟,徐徐道:“送你的礼物。”

“……什么?”

邵群翻开文件,指着落款处:“在这里签个字,这套房子就是你的了。”

李程秀吓了一跳,跟烫到手一样,松开那份文件:“为……为什么?”

“你应得的,你跟了我有半年多了吧,你做得很好。”

李程秀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奇怪,他对他好,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我不能要。”

邵群从床头柜里翻出支笔来扔给他:“签了吧,我这段时间被你照顾得不错,这套房子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我不喜欢欠着别人。”

李程秀脸色有些苍白,心里隐隐有些作痛:“你不欠我,我照顾你,不是,为这个。”

邵群吐了口烟圈:“程秀,我们都这个年纪了,务实一点好吗?你在这个城市混了这么多年,眼看三十了,连个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没有,你不考虑下自己往后的人生?有人白送你房子这种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程秀摇了摇头,他不明白。

邵群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他听得懂每个字,但是他听不懂邵群话里话外的意思。

邵群不耐烦地拿起笔塞到他手里:“签了对你有好处,以后你会感谢我的。”

李程秀扔掉手里的笔,身子直抖,字正腔圆地说着:“邵群,我跟你,不是为这个。”

邵群差点儿就脱口而出,那你他妈为什么,真跟老子玩儿感情,你配?

他看着李程秀明显受伤的表情,硬把话咽了回去。

他知道李程秀现在明显是真看上他了,虽然这个让他挺高兴的,但是他更希望李程秀跟其他人一样,以后分手的时候能拿点儿东西高高兴兴地该干嘛干嘛去,不要弄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膈应人。

他不喜欢欠人东西,可是李程秀非得犯傻,天上掉馅饼都不肯要,跟他谈感情是吧,倒好,他省了套房子了。

邵群把那文件往地上一扔,翻身下床,套上衣服走了。

李程秀缩在床上,觉得眼眶有些酸涩。相处得越久,他和邵群之间的不同,就越明显。这些不同产生的焦虑,让他内心的不安逐渐扩大。

邵群连续十多天,都没有再出现过。

李程秀给他打了电话,也只是敷衍地说自己太忙,匆匆挂掉。他心里难受,却不想惹邵群反感,隔个几天发条短信问候一下,电话是不敢打了。

邵群偶尔也还是来,不外乎是吃饭上//床,然后倒头就睡,很少像以前一样抱着他看书说话,两人之间的甜蜜明显退了色。

李程秀想起看过的书,说所有伴侣都是这样相处的,开始的时候总是很热情,慢慢归于平淡,只是邵群的热情,持续的时间也太短了点儿。

眼看已是隆冬将至,李程秀虽然心事重重,但是学业一点也没有耽误,三次考试都名列前茅,终于得到了去黎朔的会计师事务所实习的机会。

自此他每个星期一三上课,二四上班。这样忙碌充实起来的生活让他觉得欣慰,他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冰冷的房子里想着邵群今天会不会来,那种滋味儿比寒冬还要难熬。

李程秀第一天上班的时候,裹得跟个粽子一样,他跟另外两个实习生被带到黎朔的办公室报到的时候,黎朔第一眼根本没认出他来。

事务所设在CBD的一幢高级写字楼里,租金就贵得令人咋舌。

黎朔是个相当有魅力的领导人,虽然实行的是中央集权式管理,但下属对他的个人崇拜在工作中渗透得无所不在。

黎朔英俊潇洒,黎朔风趣幽默,黎朔慷慨大度,黎朔赏罚分明,黎朔能让每个员工都感觉到被重视,黎朔是个完美的老板,也是个完美的男人。

这就是李程秀上班仅一个星期从别人嘴里得出的结论。

但是黎朔也有个不是秘密的秘密,或许是这个男人唯一的缺憾,那就是他是个同性恋。

他并没有刻意隐瞒这一点,但也从不主动张扬。三十六岁的钻石单身汉黎朔,仅利用流言就免去了被女性纠缠的烦恼,尽管他是那么讨女人喜欢。

李程秀跟事务所所有员工一样,被洗脑了一样开始崇拜自己的老板,他臆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成为这么优秀的会计师。

虽说是实习,可是工作性质基本就是打杂。

由于开设补习班黎朔有参股,所以才会给出三个实习名额作为营销手段,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实习生。

李程秀的年纪,即使是在正式员工里,都算大的。他又想多学东西,基本上其他两个实习生的工作,都是他在做,可他做得非常高兴,一遍一遍核对数据,比一遍一遍翻炒着油锅要快乐多了。

“小李。”

李程秀正在复印机前装订资料,一听到黎朔的声音,马上转过头去:“黎总。”

黎朔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看了眼他手里的活儿,笑道:“这可够繁琐的,小心别装错了。”

李程秀忙点头。

“这个帮我复印一份,再传真一份到这个号码。”

李程秀刚学会用复印机,几天下来几乎都围着这个大机器转悠,利落地接过黎朔手里的文件,道了声:“好”。

黎朔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你非常努力,勤奋是难得的品质,要继续保持呀。”

“嗯。”

李程秀把手里的活儿弄完了,拿着印好的材料敲响了黎朔的办公室。

“进来。”

李程秀进去的时候,黎朔正弯着腰在书架上找东西。

李程秀把资料放到桌子上:“黎总,资料在这里。”

黎朔终于抽出了一本书,高兴地转过身来:“来,小李,送你本书。”

李程秀接过来一看,是本会计学论著,作者名是黎朔。

黎朔笑道:“是我三年前写的,早年考精算师的时候有很多心得,就整理出了一本书,我觉得还算浅显易懂,希望能对你有帮助。”

李程秀受宠若惊,连连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小李,我觉得你很有潜力,做事心细,又很刻苦,如果你做得好,等你毕业了可以继续在我这里工作。”

李程秀惊喜地睁大眼睛:“谢谢,谢谢黎总。”

黎朔含笑看着他:“不用客气。”

李程秀回到办公桌前继续核对数据的时候,电话突然突兀地响了起来。

他尴尬得赶紧按掉,才想起自己忘了调静音了,因为平日除了邵群,不会有第二个人给他打电话,而邵群又很久没给他打过电话了。

他拿起电话穿过办公室往楼道走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他不得已再次按掉。

等到了楼道,才放心地按下通话键:“喂。”

“你敢挂我电话!”对面传来了邵群怒气冲冲的声音。

李程秀解释道:“我在上班。”

“上班?你又上班?”邵群拔高了音量,一听到上班这两个字就来气。

邵群太久没跟他联系,以至于他上班都第二个星期了,都没机会和邵群说,不过他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不可能一直握在家里。

李程秀略带些兴奋的说:“我在,会计师事务所,实习。”

“会计师事务所?哪个事务所?”

“就是,和补习班合作的……”

邵群那边儿顿了顿,突然厉声道:“是不是上次送你回家的那个股东的事务所?”

李程秀为他的语气愣了愣,点点头,随即想起他看不到,于是道:“是。”

邵群突然沉默了,半天才咬牙切齿的说:“地址,我现在去找你。”

李程秀迟疑道:“我在,上班。”

“地址!”

李程秀赶紧告诉了他地址,挂下电话,忧心忡忡地等着邵群过来。

他不知道邵群为什么生气,他永远不知道邵群为什么生气,邵群脾气太差,什么都可能让他发火。

他看了看表,还好,快到午休时间了。

邵群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正好是午休,李程秀接了电话,就坐电梯直接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这幢写字楼光停车场就有三层,看上去阴森森的,李程秀左顾右盼地找着邵群,突然一声喇叭声把他吓了一跳。

他扭头一看,见邵群开着一辆他没见过的商务车,西装革履,一脸不快地坐在驾驶座上。

李程秀赶紧过去,邵群也下了车,打开了后座的门,两人一同坐到了后座。

邵群满脸怒气:“你怎么来这里上班不跟我说一声,你为什么能到这里上班?是不是那个股东让你进来的?”

李程秀费力地解释着:“你太忙,所以没说。我的学校,有考试,三次,成绩好,就可以来这里。”

邵群狐疑地看着他:“真的是考进来的?”

李程秀点点头:“真的。”

邵群不放心地扯了扯他的衣服:“那个股东,多少岁了?”

“快四十了。”

邵群神色稍缓:“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出来上班,你不但工作,还不跟我说,这算怎么回事。”

“邵群,我必须工作,而且,一个人,在家很闷。”

“闷你可以找点其他事做,你可以去逛逛街,去美容院,总之我希望我回去的时候,能看得到你。”

李程秀愣了愣:“我,我不逛街,工作,可以学到知识。而且,你很少回去……”

邵群皱起眉:“你嫌我没时间陪你?”

李程秀忙道:“不是,你忙,我想,我也忙,就不会闷。”

邵群恶声恶气地说:“那你搬来跟我住总行了吧。”

话一出口,邵群就后悔了。

他从来不跟小情儿一起住,以后还得把人弄出去,多麻烦。可是看着李程秀意外的表情,他又不想把话收回去。

他觉得自己的胃口被李程秀养刁了,总觉得外面的饭菜没有李程秀做的好吃,家里钟点工没有李程秀好使,就连比李程秀年轻漂亮不知道多少倍又会伺候人的男孩儿,总差了点儿未经雕琢的只有李程秀才有的东西。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腻了李程秀,就在外边儿疯了一个来月,可现在又腻歪了,觉得还是李程秀好。

李程秀不确定地看着他:“真的?”

邵群亲了他一口:“真的,所以把工作辞了,你可以天天看到我了。”

李程秀惊喜的表情瞬间暗了几分:“邵群,不能辞,我喜欢这个工作,非常开心。”

邵群又拉下了脸:“你又上学又上班的,哪还有时间照顾我?”

李程秀很是为难地看着他,“邵群,我真的不想,辞职,这是我的,机会,邵群。”

邵群看着他哀求的表情,严厉的话就有点儿说不出口。

他之前说让李程秀去他那儿上班,也不过随口说说,他不可能把私生活带到工作中。如果李程秀给他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这是得不偿失的。可他一时又没法让李程秀辞职,毕竟他冷落了他一段时间,得重新哄哄,现在提这个,有点儿不合适。

邵群决定把这事先放一放:“好吧,这事以后再说吧。”

李程秀重新笑起来。

邵群把他拉近自己,动手摸着他的腰:“宝贝儿,我想你了,想我没?”

李程秀小声说:“想。”

邵群满意的一笑,把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李程秀以为邵群说的一起住,是邵群搬到他现在住的地方,没想到是让他搬家。

邵群做事真可谓雷厉风行,说了这话的第二天,精英派头的周助理就到了,顺便带来了搬家工人。

整个过程根本轮不到李程秀插手,一上午的时间他就连人带东西被领进了一栋复式小别墅。

房子的采光效果非常好,一进屋就有种阳光普照的感觉,室内装修清雅大方,以冷色调为主。落地窗外是个花园,有个大花圃和一个小鱼池,李程秀觉得这里的空气都异常的新鲜。

周助理面无表情地指挥工人把搬过来的东西各自归位,然后冲李程秀说:“李先生,请尽量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过有些地方还是需要注意一下的。比如邵总的书房没有他的允许请不要进去,邵总平时用的东西请不要随便挪动位置,找不到他会生气,花园里的植物和鱼品种都很名贵,平时有专人护理,请不要随意浇水喂食。”

李程秀尴尬地点点头,始终不习惯周助理这种冷冰冰又异常礼貌的腔调。

周助理临走前看了看表:“李先生,你可以开始准备午餐了,邵总的办公地点离这里很近,他说中午会回来吃饭。”

“哦……”

李程秀来不及收拾自己的东西,先忙活了起来,刚做完饭,邵群果然回来了。

邵群一进门就是扑鼻的菜香味,心情大好。

他不喜欢外人随意出入他的家,平时除了钟点工和护理花园的人,饭菜都是自己想办法解决,不是在外边儿吃就是去李程秀那儿。

外边儿吃久了自然想吐,中午能在家吃到家常菜,对自己的胃来说无异于是莫大的安慰。尤其李程秀做的东西实在美味,他现在觉得最顶级的酒店大厨跟他家这位比起来,也不算什么。

他鬼使神差地就上去抱住李程秀,撒娇道:“老婆,我回来了。”

李程秀脸一红,心里甜得跟裹了蜜一样,轻轻拍拍他的背,柔声道:“吃饭吧。”

这就是李程秀想象中最完美的生活,可以学习,可以工作,还能给爱人做上热菜热饭,他觉得自己太幸福了。

邵群一直有睡午觉的好习惯,可以保持他一整天头脑清醒,精力旺盛。李程秀以前的工作性质让他根本没有午休的概念,吃完饭后也被邵群拉上//床,搂着他舒舒服服地睡上了一觉。

邵群开始对于李程秀进驻到他的私人领地,还有一些犹豫,后悔自己出口太快。可是过了几天舒服日子后,他就觉得自己的决定太正确了。

李程秀照顾人简直是把人伺候上天了。

每天早上不管他有事没事,一定起得比邵群早。邵群起来的时候,牙膏挤好了,干净的毛巾摆好了,浴室从洗脸池到地面,干爽得找不到一滴水渍。早餐一定早就准备好了,掀开盖子还是热的,并且能天天不重样儿。中午就算李程秀不在家,也会提前把中饭给他做好,他回家只要拿微波炉一热,就能吃个现成。晚上李程秀总是比他早回来,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必定两分钟内就有热乎的饭菜端上来。他要洗澡,水温就是调好的,内衣睡衣一定在他伸手就拿得到的位置,洗完了立刻可以换上干爽的拖鞋。床罩被单什么的,每个星期都会换,家里干净利索得连他这么能挑的人都找不出毛病来。

总之,诸如这些生活上的细节,李程秀都能关注到无微不至,邵群真觉得自己娶了个全能老婆,让他除了工作之外,什么都不用发愁。他长这么大,家里最多的时候有四个保姆,都没有让他觉得生活能舒服便利到这种程度,一开始勾搭李程秀的时候,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好处。

他觉得只要自己在深圳待一天,就不会舍得跟李程秀断了。

星期四上班的时候,同事告诉他今天晚上老板要请大家吃饭。

因为是集体活动,李程秀不好意思不参加,就趁午休的时候给邵群打了个电话,邵群虽然满口不乐意,但也没为难他。

当天就提前一个小时下了班。黎朔包下了一个高级日式料理店,几十号人风风火火地杀了过去。

吃饭的时候就有人不断向黎朔敬酒,李程秀看着都觉得心惊。

几杯酒下肚后,平素人模人样的高级白领都放纵了起来,好几个人抢着麦克风鬼哭狼嚎。

李程秀畏惧这样的场面,一个人缩到了餐厅的角落里,前面还有一颗大根雕挡在他面前,他才觉得安心一些。

他正一个人看着热闹的同事们发呆,黎朔悄然坐到了他旁边。

李程秀惶恐道:“老板。”

黎朔面色微红,举了举手里的酒杯:“怎么不过去喝酒?”

“我不会喝酒。”

黎朔笑道:“这可不行,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会喝酒呢。”

李程秀有些尴尬:“我酒量差。”

黎朔也没为难他,放下酒杯道:“我刚才看你没吃多少东西,怎么,不合胃口?”

“不,不习惯,吃生的。”

黎朔笑道:“这里也有很多熟的,叫厨房给你做份拉面怎么样。”

“不用,我已经饱了。”

黎朔笑着摇摇头,还没等李程秀劝阻,已经起身往厨房走去,不一会儿就端了碗面条回来,“现成的炒乌冬,热的,吃点吧。”

李程秀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拿筷子挑着面条斯斯文文地吃了起来。

黎朔嘴角含笑:“小李,你是哪里人?”

“北京。”

“哦,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来工作。”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厨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