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娘娘腔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邵群听到门铃响的时候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从里面给李程秀按开大门,然后又去打开别墅的门,“出门怎么连钥匙都不带。”

李程秀脸色惨白如纸,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摇晃。

邵群惊讶的把他拽进屋子,“你这怎么了,我就走了几天,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李程秀眼神飘忽的看了他一眼,轻轻的推掉他抓着他胳膊的手。

邵群蹙起眉,“怎么了?”

李程秀看着他。

这还是那个邵群,除了晒黑了一点,没有任何变化。可是对他来说,已经陌生的不能再陌生。不过分开短短的一个星期,就恍若隔世。

邵群觉得他很不对劲,就跟丢了魂儿一样,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李程秀。

“程秀,你到底怎么了?”邵群把他拉进屋,“先进来。”

李程秀被迫被他拽进屋里。

邵群担心的看着他,“到底怎么了,跟我说说。”

李程秀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这里是,四万块钱,剩下的,两年,还给你。”

邵群看着那本暗红色的东西,是本存折,他愣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搬走了,钱,一定还你。”

邵群咬牙切齿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程秀红着眼圈,仿佛是在承受莫大的痛楚,哑声道,“邵群,我们分手吧。”

邵群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他瞪大了眼睛,拔高声调,“你说什么?”

李程秀使出浑身的力气,重复了一遍,“分手吧。”

邵群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眼睛顿时拉满了血丝,狠道,“你敢不敢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李程秀的鼻翼轻轻鼓动着,清澈的眼睛慢慢浮上了水汽,他哽咽着说,“邵群,你要结婚,我们,分手吧。”

“谁他妈跟你说的!”

“你三姐。”李程秀用力推着他的手臂,伤心的看着他,“你们,打电话,我在旁边。”

邵群心头大震,手臂颓然垂了下来。他扒了下头发,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程秀,坐下我们聊聊。”

李程秀摇摇头,抹了下眼睛,把存折放在桌子上,“我走了。”

邵群长腿一伸,就挡在他面前,怒道,“什么事不能沟通一下吗,说走就走,算怎么回事儿?”

李程秀吸着鼻子,颤声道,“我说过,你结婚,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邵群恼羞成怒,“我他妈有什么必要告诉你!我结不结婚,又管你什么事!”

李程秀脸上显出一丝绝望,他转身欲走。

邵群死死拽着他的胳膊,厉声道,“我们这样不好吗,我结了婚会照样对你好,你他妈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啊,我不跟女人结婚,难道能跟你结婚吗?咱们还是能在一起,我结不结婚,根本没有任何改变,我他妈能对你更好,你到底在闹什么。”

李程秀抬起头,满脸痛苦的看着他,“邵群,你把我,当成什么。”

“我……”邵群刚要开口,却顿时愣住了,他把李程秀当成什么?他把他当成自己养的小玩意儿,可是,可是又比以前养过的都让他上心的多。

眼泪渐渐从眼眶里滑落,李程秀哽咽道,“邵群,你告诉我,你书房里的玳瑁,是不是陈总,送你,因为我。”

邵群一怔。

“我被迫,辞职,是不是你干的?”

邵群目光有些闪烁,喉结上下鼓动着。

他这表情,算是默认了。

李程秀觉得眼前一片模糊,他已经快要不认识这个人了。

“邵群,我以为,我们,互相喜欢,可是,对你来说,你只是包养我。”

邵群垂下眼帘,愤恨的骂了句脏话。他三姐满世界逍遥自在,向来不怎么管他的事,无缘无故跑来,绝对是他大姐指使的。

李程秀使劲揉了揉眼睛,试图推开邵群。

邵群抓着他的手,腮帮鼓动着,似乎也在隐忍着什么,压低声音劝道,“程秀,别闹了。我说了,我结婚对我们之间不会有半点影响,你可以继续住在这里,我也会经常来陪你,以后如果我回北京了,我保证,我带你回去……”

李程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邵群每说的一句话,都跟刀子一样,一下一下的划拉着他的心。

这个人,这个人,他看错了,他彻底看错了。

邵群急切的捧着他的脸,低头就想亲他,李程秀突然狠狠推开了他。

邵群一时无防备,腰撞到了餐桌上,痛到不痛,却让他怒火中烧。

“你他妈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以为自己值几个钱,真他妈以为我没了你不行啊!”

李程秀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转身就走。

邵群觉得呼吸一滞,有种莫名的恐惧在他胸中瞬间爆裂开来,他控制不住的随手抄起了手边的东西,狠狠扔了出去。

那东西正巧砸到了李程秀的背上,他闷哼了一声,一个踉跄,如果不是扶着墙,差点就摔倒在地。

邵群仿佛才回过神,看着地上的铁质烟灰缸,虽然不是多重的东西,但是砸到了肯定也会疼。

他手有点发抖,就像上去看看他,“程秀……”

李程秀突然转脸过来,蓄满泪水的眼睛映出哀怨,他轻声道,“别过来,别过来。”

邵群额上青筋暴突,抬起一脚把精巧的玻璃钢餐桌踹翻在地,怒吼道,“李程秀,你他妈有种出了这个门,就再也别回来!老子随便上街抓一个,都比你年轻漂亮识时务!对你好点儿你他妈就上天了,你可真把自己当回事,凭你也配跟我提分手!凭你也配!你凭什么,你他妈凭什么!滚!给我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李程秀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

邵群气的抡起椅子,把靠墙的一排玻璃橱柜,都给砸了个稀巴烂。一回身看到自己给李程秀买的一大堆礼物,更是气的眼睛都红了,他粗暴的打开落地窗,把那些他用心挑选的东西全都扔进了鱼池里。

直到折腾的自己都累的气喘吁吁,邵群都觉得胸中那股愤怒焦躁的情绪无法平息,他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始终无法把李程秀头也不回走掉的背影从自己脑海中剔除,恨的他想把房子都烧了,让李程秀这个不识抬举的傻逼彻底从他生活里消失。

从那个房子成功逃离,就仿佛又经过了一次痛苦和绝望的洗礼。李程秀发誓他再也不会踏进这个地方,就让记忆,感情都一并在这里埋葬吧,他想把一切都忘了。

忘了就好了,忘了就不会痛,不会难过,不会一遍一遍的受伤。

李程秀拖着麻木的身体回到自己临时租的小阁楼,他一进门,茶杯就从窝里蹦了出来,跑到他脚边蹭着他的裤管。

李程秀把小东西抱起来,坐在床上,一颗一颗的把狗粮送到它嘴边儿。

这时候还有带气儿的东西能陪陪他,比起小时候,要好多了。那时候他连自己都养不起。至少现在,他能养得起茶杯,他甚至买得起最贵的狗粮,而茶杯离了他就不行,永远不会骗他,伤他,更不会背叛他。

他把茶杯柔软的小身子贴着自己脸颊蹭了又蹭,“茶杯,明天,给你,买好吃的。”

李程秀第二天去了餐馆报道。餐馆规模不大,但是老板人很好,和和气气的,虽然要先试用两个月,但如果能转正,薪水还是挺不错的。而且知道他情况困难,还答应转正之后给他住宿补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