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娘娘腔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邵群把大衣往桌子上一扔,然后狠狠把李程秀按倒在窄小的床上。

李程秀吓坏了,手脚并用的推拒着邵群,“邵群,你干什么……”

邵群捏着他的脸颊,恶狠狠道,“你跟他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不容易啊,我把你手机都摔了,你回头就去找他!什么时候?嗯?什么时候!”

一想到李程秀也许很早就背着他和黎朔有来往了,他就觉得眼前发黑,心脏跟被人捶了一拳一样,痛的他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我他妈还觉得我多少有点对不住你,没想到啊,你正巴不得快点把我踹了,和你这大老板双宿双飞呢吧。我说你怎么走得半点不犹豫,你们俩把我当傻逼耍是不是!”邵群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额上青筋暴突,捏着李程秀的脸的手,那力道仿佛是要把他骨头捏碎。

李程秀疼的脸上没了血色,用力推着邵群的手,可是他本来不小的力气在邵群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邵群……不要……”

他耳边突然传来了细微的呜呜叫声,勉强瞥眼睛一看,小茶杯凑到了他脑袋边儿,用小爪子扒着邵群的手指,张开嘴费劲的咬着。

不到三个月的小奶狗的牙齿,咬上去就跟抓痒一样,邵群头也不回的把它拎起来扔到了桌子上,小茶杯就只能立在桌沿汪汪叫,不敢跳下来。

李程秀怕它从桌子上掉下去,就伸出手想把它拿下来。邵群却使劲压着他的胸口不让他起来,单膝跪在他两腿间,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邵群!”

邵群已经陷入了暴怒中,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李程秀跟别人了,可是李程秀是他的,怎么能跟别人!

“你这贱货真让我吃惊啊,还跟我装的多干净多纯情。结婚什么的都是借口,你着急跟我分,不就是冲着他去的吗。”

李程秀眼中含泪,使劲揪着自己的衣服,“没有……不是……”

邵群拽下自己脖子上的羊绒围巾,不顾他的挣扎,把他两只手给捆在了生了锈的铁床柱上,“什么不是?不是他大半夜的给你打电话,连你什么时候上夜班儿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妈的臭婊子,今天不干死你我就跟你姓。”

李程秀怕的浑身直抖,泪眼汪汪的恳求着邵群,“邵群,求你,不要……”

谁能救救他,这样的邵群太可怕了,就跟要吃了他一样。

邵群三两下就把李程秀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李程秀怕的浑身直抖,泪眼汪汪的恳求着邵群,“李程秀怕的浑身直抖,泪眼汪汪的恳求着邵群,“邵群,求你,不要……”

谁能救救他,这样的邵群太可怕了,就跟要吃了他一样。

邵群三两下就把李程秀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冷空气一下灌进了他的下体,李程秀试图哭着缩起身子,却被邵群挤进了大腿间,用膝盖顶着不让他合拢。

邵群双手掰开他的大腿,让他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视线下。

“李程秀,你知不知道我最后悔什么?我最后悔的就是上初中那会儿没把你给上了。那时候你多好骗啊,一块儿蛋糕都够你乐呵半天了。要是我那时候就把你玩儿够了,我犯得着花心思费力气追你吗,我他妈能让你有机会往我邵群头顶扣绿帽子吗。”

李程秀心痛的直抽泣,伤心欲绝的看着邵群,“别说了……”

别说了,给我留点余地。

邵群看着他伤痛的表情,身体里产生了一种扭曲的快感。

他就要这样,谁让他难受,他要让对方更难受。

邵群拽过那条长长的围巾的余下的部分,把李程秀的一条腿抬了起来,直接绕在了脚踝上。

李程秀被他摆弄成了及其屈辱的姿势。

他哭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个劲儿的哀求着邵群。

邵群拉下了裤链,掏出自己的性器,快速的撸动了几下,让它完全硬了起来,然后托着李程秀的臀瓣,蛮横的毫不留情的挤了进去。

李程秀短暂的尖叫被咽进了肚子里,他残存的意识还提醒着他这里隔音不好,而房东一家就住在一楼。

“臭婊子,叫出来啊!你跟你那黎大哥在一起的时候,叫的挺欢的吧,他操你操的爽不爽?他那把年纪了,能满足你这种到处找野食的骚货?”邵群眼睛一片通红,已经几乎失去理智了。

他抓着李程秀细瘦的腰肢,狠狠的一捅到底。

李程秀咬的嘴唇都渗出了血,痛的他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比起身体上的痛,心更是已经血淋淋一片。

这野蛮的入侵,不仅损坏了他的身体,也彻底撕裂了他的内心。过往所有的甜蜜,所有的温情,都如同镜花水月,被邵群狠狠的打破,再也拼凑不回来。

邵群自己并没有好受到哪儿去,在这种干涩的紧致的地方进出,他下边儿也觉得疼。

可是他却有种自虐般的快感。他心里的愤怒和躁郁必须要发泄到始作俑者的身上,也许才能让他得到片刻的舒坦。

李程秀满脸是泪,皮肤一片惨白,邵群视而不见,扶着他的腰用力的动了起来。

这种无异于强暴的性事,把李程秀的身心都划开了一个大口子,再也无法愈合。

邵群一边动一边嘴里不干不净的继续骂着,“婊子!贱货!你到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以为我没了你不行?还是我会对你念念不忘?你他妈跟我拿什么乔,被我都睡了多少回了,还敢去勾引别人?你好吃好喝是谁给的?老子对你哪里不好?啊?老子他妈对你哪里不好!你这个吃里爬外的臭婊子!”

李程秀觉得下体痛的仿佛要裂开一般,邵群的性器就如同双刃刀一样,在他体内来回切割,把他所有的尊严都捅碎了。

邵群一边狠劲的抽插一边继续骂道,“你想知道那个玳瑁的事?你想知道你为什么辞职?老子今天都告诉你,对,他妈都是真的!因为你就只配在家伺候我,每天给我做饭洗衣服给我干,我不愿意养一个天天一身油烟味儿的鸭子!你李程秀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跟我对着干,凭什么敢对我说不!你还想跟我谈感情?你配吗?你见过哪个傻逼会跟你这种娘了吧唧的兔儿爷谈感情的?老子结婚也轮到你多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就只配给我操!”

李程秀觉得自己也许已经死了。

如果真的死了该多好,他拿什么承受这些?承受这些痛苦和绝望?要是这是个噩梦,就让他快点儿醒吧,他已经痛的快疯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