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娘娘腔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两人都愣了一下。

李文逊咽了口吐沫,然后故作轻松的笑道,“操,多大点儿事儿,这么个吃里爬外的兔子,跑就跑了。我刚进来还在外边儿看着个宝贝,那小腰扭的可带劲儿了,我给你叫进来?”

邵群闷不吭声。

李文逊尴尬的跟大厉对视了一眼。

大厉拍着邵群的肩膀,“哎,哥们儿,不至于吧你。我知道这事儿挺让人憋气的,不过真的,跑了就跑了呗,比他好的还不好找啊。”

邵群喝的有点儿高了,就看着自己的手,喃喃道,“现在找不着人,操,我非得找出来不可。”

“对,把他和他姘头都找出来,把他们俩扒光了扔闹市区去,给你解解气,行不?”

邵群摇了摇头,有些难受的抱住脑袋,一遍遍重复着,“我得把他找出来。”

李文逊皱了皱眉头,他相当看不惯邵群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特傻逼。他赶紧转移话题道,“眼看过年了,你几号回北京?”

邵群低声道,“不回。”

大厉叫道,“怎么的邵群,真打算跟你姐对着干啊,你也不怕被邵老爷子打死。”

邵群一想到他和李程秀闹成今天这样,都是他姐干的好事,他就一点也不想回那个家。再说万一小周过两天就找着李程秀了,他要在第一时间去把人领回家去。

他想和李程秀一起过年,就他们俩人。

此时正是年关,眼下是事务所最忙的时候。小会计们一遍遍的对着看得人眼晕的账目,恨不得在事务所打地铺了。

黎朔也是每天忙的头晕眼花,有好几天没去看看李程秀。

不过他知道李程秀最近过的不错,上班很有干劲儿,整个人也活了过来。

趁着中午休息的闲暇,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黎大哥。”

黎朔听到他温软的嗓音,就觉得通体舒服。

“程秀,在吃饭吗?”

“嗯,刚休息。”

“最近很忙吧,这都年底了。”

“对,很忙,大家都很忙。”

“适应得了吗?”

“可以,可以学,很多,很好。”

“那就好,你既然打算干这行,总的适应的,我就是怕你身体会不会吃不消。”

“不会,我很好。”

“有好好吃饭吗?”

“有,放心。”李程秀想了想,问道,“你呢?”

“我?”黎朔笑了两声,“还是每天叫外卖呗,吃多了你做的东西,吃什么都没味道了,你说怎么办吧。”

李程秀轻笑了一声,“忙完了,就来吃饭吧。”

“好,我能抽出时间一定要去的。”黎朔嘴角带着笑意,,“对了,程秀,眼看过年了,你要回老家什么的吗?”

李程秀顿了一下,声音中多了一丝黯然,“不,没有亲戚了。”

“那么过年就留在深圳了?”

“嗯。”

“哦,那正好,我今年也不打算回美国了,Adrian也要在这儿过年,咱们三个就一起过年吧。”

李程秀心里微酸,他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个一个人准备年夜饭,一个人包饺子,然后一个人看春晚的年了。

能有人陪他一起过年,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他声音中难掩兴奋,“好,好。我来准备,年夜饭,你们都来。”

黎朔笑道,“好的,那么放假那天,我们就一起去采购年货吧,要早点儿去,要不到处都是人挤人了。”

李程秀连忙点着头,“好,好,年货。”

临近过年了,气温渐渐回升,街上的人多了起来,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采办年货的人把大小商场挤得水泄不通。

黎朔推着小山包一样堆满了各种东西的手推车,李程秀跟在他旁边,一脸无奈的看着前面长长的结账的队伍。

黎朔叹了口气,“这队伍,至少也得排半个多小时。”

李程秀点点头,他来超市买东西的次数屈指可数,比起这些大型超市,去小市场能买到更便宜的东西,他真的不知道快过年的时候超市的人能多成这样。

黎朔手肘拄在推车上,半弯着身子,侧着脑袋看着李程秀,嘴角带着笑意。

李程秀注意到他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道,“怎么......”

“今天开心吗?”

李程秀轻轻一笑,“嗯。”随即又微微皱眉道,“不过,东西太多,吃不完......”

“吃得完的,有这么多天假呢,到时候我天天去你哪儿蹭饭好不好?”

李程秀点点头,冲他羞涩的一笑。

黎朔站直身体,把李程秀挡在自己和推车之间,然后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掌。

两人对视着温柔的一笑。

这份感情温润的像水,在一次次接触中慢慢的升温。黎朔有极好的涵养,从不做出让李程秀难堪的举动,也不曾给他压力,一直只是循序渐进,在李程秀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一点点的亲近。

李程秀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喜欢上一个人,但是黎朔对他这么好,他不忍,也无法拒绝黎朔的好意。别人对他好一分,他都忍不住想要十倍的回报。何况呆在黎朔身边,让他觉得既安全又安心。

有黎朔在,他不用一个人面对过去,或许还可以不用一个人面对未来。

不管黎朔能够陪伴他多久,至少现在,他真的不舍的放开这份温暖。

两人站的腿都发酸了,才结上账.把一车东西推到地下停车场,装进后背箱后,黎朔开着车带他去吃饭。

两人开开心心的吃了顿饭,又像普通情侣一般悠哉的逛了会儿商场,顺便添置了不少有用没用的东西。

李程秀对于黎朔的消费观念实在不敢苟同,忍不住就要提醒他这些东西真的没什么必要。

黎朔是一个及其注重生活质量的人,就连袜子的材质和毛巾的厚度都会挑选上半天,并且会耐心又不失幽默的给李程秀灌输他的生活理念。

俩人的饭后运动就是两个多小时的购物,出来之后天都有些暗了。

等到买到手里已经提不下东西了,黎朔这才罢休,俩人领着大包小包往停车场走去,有说有笑的放置好东西,双双坐进前排,黎朔看着旁边排着队进出的车辆,连连叹气。

足足等了好几分钟,车才成功从停车位里驶了出来,一点点挪到收费口,排在长长的队伍后面。

百无聊赖之际,黎朔按开收音机,交通台的主持人正好在讲一个关于堵车的笑话,李程秀咯咯笑了起来。

黎朔忍不住伸过手去,握住他的手,轻声道,“手这么凉,我们不是才从商场里出来一会儿吗。”

李程秀看了眼包裹着自己的黎朔的手,道,“我手容易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