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娘娘腔 > 番外一 手忙脚乱的夫夫新鲜育儿生活

番外一 手忙脚乱的夫夫新鲜育儿生活

自从把孩子接回家后,李程秀和邵群两口子是彻底忙了起来。

虽然请了两个保姆和一个奶妈,但是俩人都不喜欢外人在家,所以保姆白天来晚上走。李程秀下了班之后,孩子的吃喝拉撒都是他接手。

邵群一开始也觉得这小玩意儿挺有意思的,可惜那股新鲜劲儿都没挨出去三天。

他就闹不明白,还没他小臂长的小东西,怎么就这么能哭,哭起来怎么能这么响。

邵群本来就挺烦小孩儿的,还好这是李程秀的,他要爱屋及乌的表现一下,要是他自己的,他肯定丢给他姐,他才不伺候呢。

这天下了班,他本想逮着李程秀和他一起回家,到他办公室一看,人走得比他这个老总还早。

回家一看,李程秀果然已经抱着孩子满屋子转悠开了。

为了让孩子别一晚上一晚上地哭,白天就不能让他睡觉,李程秀把他抱怀里一下一下地颠着,直逗得正正嘎嘎笑。

邵群一看屋里。

李程秀明显也是刚进家门。要是平时,李程秀早就把自己的东西归整利落,然后必然先是抱着小茶杯热乎一会儿,给它准备吃的,然后系围裙开始做饭了。

这时候他可以走过去跟他粘糊一会儿,看着他利落地给自已准备晚饭,然后美滋糍地和他一起吃饭。

可自从有了这个孩子,李程秀进家第一件事是直奔孩子,东西往沙发上一扔,茶杯都有些失宠了,做饭更是得先哄够了孩子再说。

最可气的是,他跟李程秀睡到一张床上快一个星期了,有几次气氛都挺好,他已经预备做点儿什么了,往往开了个头,那小崽子就开始哭,结果什么都做不下去。

邵群本来就觉得李程秀不够他一个人稀罕的,现在还得跟一个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的小崽子分享,他就憋了一肚子气。

他颇为不满地往沙发上一坐,嚷嚷开了,“程秀,我饿了。”

李程秀头都没回,“昨天剩的菜,在冰箱,热一下。”

邵群那个来气。

自从这孩子来了,他有一半儿时间吃得是剩饭。李程秀有那做饭的功夫,全拿去给孩子的牛奶测温度了,那一丝不苟的劲头,跟搞科学实验似的。

他邵群现在在这个家的地位,连条狗都不如,起码那只破狗吃得都是新鲜的。

李程秀意思是让保姆给他做饭,邵群却不乐意,非要吃他做的,他一门儿心思全在孩子身上,哪还顾得了有手有脚的邵群。

邵群把身子往沙发上一躺,不说话了,瞪着天花板生闷气。

好不容易把孩子哄高兴了,把他放婴儿车里,他扒拉着头顶的风铃自己玩儿上了。

李程秀这才松了口气。

兴许天下为人父母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他现在上班都心神不宁的,只要注意力一不集中,就开始想儿子。

儿子给别人照顾,他毕竟是不放心的。但是他又实在不能让自己像个女人一样,辞掉工作在家带孩子,所以下了班之后都是第一时间冲回家,有时候中午时间够用,都要回来看一眼才放心。

他看着玩儿得很开心的小正正,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

正打算休息一下就做饭,回头一看,邵群正躺在沙发上,皱着眉头闭着眼睛,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李程秀悄悄走过去,坐到他旁边,轻声道:“睡了?”

邵群半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腰,嘟囔道:“都饿死了。”

“那我现在去做饭。”说道就要站起来。

邵群抱着他不撒手,低声道:“有了儿子之后,你都忘了你老公了吧。”

李程秀噗哧笑了出来,“正正要人照顾,你这么大的人……”

邵群把头拱起进怀里,“我多大的人,我还是需要你。不一定要你照顾吧,可你也不能把我当透明的呀,自从他来了之后,你正眼都不带看我的。”

李程秀无奈的摇了摇头,“你都多大了。”

邵群没说话,突然在他怀里转着脑袋,照着他的腰侧轻轻咬了一下。

邵群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把李程秀压在身上,重重地亲了他一口,佯怒地看着他。

李程秀笑了起来,“快起来,我做饭。”

邵群悻悻地放开他。

晚上临睡前,李程秀来来回回看了正正三遍,才安心的进了卧室。

邵群刚洗完澡,下身只围了条浴巾,正拿毛巾擦头发,随口问道:“正正睡着了?”。

李程秀眼睛从他结实健美的上身扫过,心里突兀的跳了一下,他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睡衣,“嗯,睡得很香。”

邵群走过来,伸出手轻轻地摸着李程秀有些消瘦的脸,“辛苦你了。”

李程秀轻笑道:“不辛苦。”说完转身进了浴室,放松地站在花洒下,让温热的水冲去他一天的疲惫。

正洗着,浴室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李程秀回头一看,邵群正抱胸站在门口,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光裸的后背。

李程秀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想要遮,又觉得以两人现在的关系,遮不遮都不对劲儿。

邵群深邃的双眸隐在迷蒙的雾气后,显得尤其的动人。

李程秀哑声道:“邵,邵群,你……”

邵群靠在门框上,眼神在他赤裸的身体上来回逡巡,眼中的欲望丝毫不加掩饰。

“程秀,正正今晚不会再哭了吧。”

李程秀愣了一下,“啊……应该,不会……”

正正刚来的时候,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哭闹。

邵群的好“性”致被他打断了几回,都快要气昏头了。李程秀也觉得每天大半夜的哭,实在影响人休息,就开始让保姆配合着给正正调时差。

一般都是白天不让他睡,让他玩儿,晚上累了就不会半夜醒来哭了。

通过这几天的努力,正正在晚上哭闹的时候明显变少了。邵群迫不及待的想要享受一下没人打扰的两人时光。

邵群一步步走过来,热辣的眼神停在他的脸上,“那我们今晚是不是没人打扰了。”

李程秀咽了口口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邵群谨小慎微的装了大半年的大尾巴狼,其中的心酸苦楚不足为外人道也。好不容易哄得李程秀放下警惕,不再抗拒这件事,这时候哪能让他后退,手臂一伸就搂住了他的腰。

李程秀全身光溜溜的,邵群直接把他的下身按在了自己的浴巾上,让他感受自己勃发的欲望。

李程秀脸立时烧红了,“我我,洗,洗澡……”

邵群低头咬着他的耳朵,沿着他侧脸的线条细细地亲吻,一手摸着他光滑的后背,“老实点……你究竟打算折腾我到什么时候,好不容易那小兔崽子睡着了……”邵群一手扯掉自己的浴巾,拿硬热的性器磨蹭着李程秀的大腿。

李程秀身子一抖,觉得跟邵群接触的皮肤都跟烧起来一般,烫得吓人。

邵群饿了太久,用了极大的定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一上来就胡吃海塞,只是激动得搂着李程秀的手臂都在发颤。

他把李程秀按在墙上,俯身狠狠地堵住他的嘴。

李程秀被兜头浇着的洗澡水淋得睁不开眼睛,所有的感官都被用来感受邵群火热地亲吻和情色地抚摸。

邵群强势地撬开他的牙关,湿滑的舌头尽请地在他口腔内翻搅,李程秀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呻吟,被这热情的吻弄得晕头转向。

他能感觉到邵群的手已经移到了他的臀上,来回揉捏着。

邵群的吻更是顺着下巴一路往下,划过他的前胸,肚脐,一直到了……

“啊……!”李程秀惊叫了一声,他试图睁开眼睛,温热的水却浇得他满脸都是,他感觉到自己的性器正被……

邵群半蹲在李程秀身前,灵巧的舌头在他的性器上打着圈儿舔弄,他的嘴唇能清楚感觉到那性器慢慢变硬发烫,最后被他含进了嘴里。

李程秀尖叫一声,双腿一软,差点儿没坐在地上。邵群扶着他的腰支撑着他的体重,一边用舌头和牙齿刺激着李程秀的欲望中心,一边用不老实的手指戳探着他后门的入口。

李程秀这辈子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刺激,只要一想到自己的性器正被邵群含在嘴里,他就觉得汹涌的欲望快要把他剖成两半。

他几乎就无法站立,只能靠邵群支撑着他的身体,他的后背紧紧贴着墙,冰冷的瓷砖起不到丝毫降温的作用,他的欲火反而越燃越炙。

“邵群……邵……啊……够了……邵群……啊啊……”

李程秀带着痛苦和难耐的呻吟简直是上好的,邵群来回吞吐着他的性器,直把他逼上了欲望的高峰。李程秀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他承受不住地揪着邵群的头发,试图把他的头推开,邵群却抓着他的腰,寸步不退,李程秀实在控制不住,身体一抖,热腾的体液全都喷薄了出来。

邵群扭头吐掉嘴里的东西,“嘿嘿”笑了两声,站起身卡住李程秀的下巴,凶猛地掠夺着他的呼吸。

李程秀已经整个人挂在了邵群身上,被动地接受着这个过于地吻。

邵群直亲得李程秀气都喘不上来,这才罢休。

他拦腰把人抱了起来,往卧室的大双人床走去。

李程秀被放到床上后,止不住地直咳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