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娘娘腔 > 番外

番外

星期五晚上下了班,李程秀先到得家。一回家就看到正正在地毯上爬,茶杯在旁边儿咬着他的裤子往前拽,保姆在后边儿跟着。正正看到他回来,就咯咯笑着朝他爬过来。

李程秀心里那个高兴,赶紧脱了鞋坐在地毯上,等着正正一点一点朝他爬过来,直到小手碰到他的膝盖。

李程秀把儿子和狗都抱了起来,一阵亲热。

保姆笑着说,“李先生我就先回去了,晚饭的材料都给你准备好了。”

李程秀笑道:“谢谢你,路上小心。”

保姆走后,李程秀抱着俩小东西腻歪了一会儿,就把孩子放回婴儿床,起身去准备晚饭。

邵群正常情况下,都会比他晚个一个多小时回来,当员工的和当老板的,自然是不一样。

只是没想到今天邵群会回来这么早,他刚把手洗干净,大门就开了。

邵群一脸不虞之色地进门了。

李程秀走过去接下他手里的材料,“今天这么早?”

邵群闷闷地点了点头,上去抱着他,把头歪到了他肩膀上,也不说话,就这么站着。

李程秀以为他累了,或者工作上有什么不是顺心的,就抚着他的背安慰着,“怎么了,那个项目出问题了?”

“……不是。”

“那怎么了?”

“……晚上有两个人要来咱们家。”

“哦,谁呀?”

“我弟弟。”邵群语气里简直是怨气冲天,听上去来得好像是他的仇人。

“你弟弟?那个,在美国的那个表弟吗?”

“对。”

李程秀突然呼吸有些紧张,“那跟他一起来的……”

他早已经从邵群口中得知黎朔现在和赵锦辛在一起,俩人已经处了不短的时间了。

李程秀虽然很关心黎朔的近况,只是碍于邵群和黎朔紧张的关系,他不敢多问。因为不管是问黎朔的事情,还是季元祁的事情,邵群都有可能发脾气,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把李程秀惹恼了,还要沮丧地来道歉。一来二去,李程秀也不想多惹争端了。

他不能理解邵群为何这么小心眼,他仅仅只是想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他在这个世界上朋友太少,有一个算一个,他都关心着。

邵群咬着牙道:“对,黎朔。”

李程秀眨了眨眼睛,奇道:“如果你不想他来,为什么不拒绝?”

邵群把大脑袋抬起来,忿忿道:“是我姐让我弟来看我的,姓黎的非得跟着,算他有本事,能让锦辛听他的话。”

“那他们处得挺好吧。”

“嗯,应该还行吧。”邵群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先说好了,晚上他们来了,你可不能……不能太热情了。”

李程秀笑道:“你想得太多了,我和黎大哥,身边……都有人了,现在只是朋友,你大方一点行吗。”

“哼,也就你这么想,我告诉你,黎朔那老小子,绝对不是好东西。我弟长那么帅,他要识相就带着他哪儿凉快儿哪儿呆着去,干嘛非得死皮赖脸的要来看你。”

李程秀温言道:“他只是来看看我过得好不好,就像我也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晚上他来了,你要礼貌一些。”

邵群脸色还是很难看。

李程秀叹了口气。忙了一天回到家,要哄俩孩子和一只狗,生活真是很充实。他拍拍邵群的背,“你先陪陪正正,我去做饭,一会儿叫你。”

邵群“嗯”了一声,走了两步又转回来,“媳妇儿给我亲一口。”

李程秀浅笑着配合,邵群抱着他好一顿腻歪,这才意犹未尽地放开。

一家四口吃完饭后,李程秀动手准备了好几道点心,然后把水果都摆得跟拼盘似的。

邵群看着就不太乐意,在旁边儿直咧嘴。

李程秀假装没看见。

邵群小心眼不是一天两天了,李程秀也基本习惯了。如果是Adrian,无论是专卡饭点来找他,还是双休日把他拽出去玩儿,邵群都还算宽容,起码不当面掉脸子。但如果是季元祁,哪怕是打个电话,邵群都能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一整天。

其实邵群现在比以前好了太多,只要还在他忍受范围内,他也轻易不敢跟李程秀发脾气。

只是季元祁和黎朔在他心目中的厌恶程度和威胁等级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季元祁就是个乳臭未干地小屁孩子,掀不起大风大浪,李程秀也不喜欢他。黎朔就他妈不一样了,是邵群恨不得处之而后快的终极情敌,只要一想起他和李程秀的那段儿,他还能烦躁难受的一晚上睡不着。

一想到晚上就要见到这个人了,什么不好的回忆都上来了,邵群能舒坦就怪了。

试问普天下所有男人,谁能坦然面对自己老婆和旧相好千里来相会,操!

邵群倚着墙看李程秀忙进忙出,平时只要有空都会帮个手的他,现在一手都不想伸,反而恶意道:“媳妇儿,你知不知道姓黎的是给我弟弟压的。”

李程秀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尴尬道:“不知道。”想了想不对,就语带责备道:“你,你又怎么知道。”他真觉得邵群越来越像小孩儿了。

邵群哼了一声,“不用想都知道,我们家的人,怎么可能屈居人下。”

李程秀皱眉看了他一眼,“那你,你也不能屈居人下是吗。”李程秀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并没有在意过两个人在一起究竟是谁做主导,但是邵群的语气听上去好像这是一件多不堪的事。

邵群一愣,随即知道搬石头砸自己脚了,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李程秀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邵群有点儿急了,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和李程秀有啥不痛快的,一会儿他还得在姓黎的面前秀恩爱呢,不腻歪死他他邵群名字就倒着写。

邵群赶紧上去哄他,“程秀,你不会生气了吧。”

李程秀微微一笑,“怎么会呢。”

邵群松了口气。李程秀脾气一向好,自己只要不太过分,就都相安无事。

下一秒,李程秀略带严肃地说,“不要为难黎大哥,他毕竟是客人。”

邵群不屑地撇了撇嘴,没回话。

俩人各怀心事,等着客人登门儿得时间,感觉无比地漫长,好不容易,门铃响了起来。

李程秀起身打算去开门,邵群把孩子交给他,“我去。”

话虽真么说,李程秀怕俩人一见面就出什么问题,也跟在了后面。

邵群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忿然把门打开了。

门一开,长了一张笑面地赵锦辛就兴奋地叫道:“哥。”说着上来就搂住了他,“哥,你想我没。”

邵群没给他好脸色,看到他身后的黎朔之后,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赵锦辛笑嘻嘻照他肚子打了一下,道:“哥,你看你,真小心眼儿。”

邵群撇嘴道:“你们不是跑海南倒腾酒店去了,没事儿跑我这干什么。”

“三亚到深圳这么近,我不来看看你,说得过去吗……哎呀,我的小宝贝儿!”赵锦辛叫了一声,就冲正正去了。

李程秀给吓了一跳,手里一空,孩子就给抱走了。

赵锦辛鞋也不脱,直接大大咧咧地抱着正正进了门儿。

黎朔和邵群在门口干瞪眼儿。

李程秀看到黎朔,觉得心怦怦直跳。他虽然始终无法对他产生别的感情,但他也无法忘记这个人对他的好,尤其是过了这么久再相见,心里不可能一点波动都没有。

黎朔看着他,就像他们当初第一次见面那样,露出一个温柔又优雅的笑容,“程秀,好久不见。”

李程秀怔怔地点点头,“黎大哥……好久不见。”

邵群不爱看这两人之间什么什么暗涌地眼神,过去搂住李程秀的腰,“走进屋吧。”

屋里赵锦辛已经咋呼开了,“嫂子啊,正正喝奶了没有,我能喂喂他吗,我还没喂过孩子呢。”

邵群笑骂道:“你喂个屁,你有那功能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