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娘娘腔 > 还是番外

还是番外

把人送到家赵锦辛也快累瘫了,心里那个后悔来这一趟。

按了门铃后,李程秀匆匆忙忙地套上衣服打开了门,一看门外一身酒气地两个人,就叹了口气。

赵锦辛哭丧着脸,“嫂子,人我给你送回来了,接下来你自己处理吧。”

李程秀赶紧道:“你帮我扶到卧室吧,我弄不动他。”

赵锦辛只好把已经不省人事地邵群连拖带拽地弄到了床上,然后说什么也不肯歇一会儿,转身就跑了。

李程秀费劲地给邵群脱了衣服和鞋,拿毛巾给他擦了脸和脖子。看着他熟睡地脸,李程秀什么怨气都发不出来了。

两个过日子就是这样吧,尤其是跟邵群这种本来就不太好相处的人,总是要磕磕绊绊的,总要有一个人妥协。

只要邵群的心还在这个家一天,他就愿意做最大的努力守着这个家。

李程秀邵群安顿好了,自己也跟着躺了下来。他决定等明天邵群清醒了,就把他和黎朔的事解释一下。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希望邵群过得开心,他也才能过得舒心。

邵群一喝上酒,就跟死了似的,睡得没有动静。连平常翻身,打呼噜,或者动手动脚的都省了。李程秀觉浅,常常邵群有点儿小动作他就醒了。现在倒好,他也难得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他很早就起来了。

他把汤调到了保温状态,吃了点儿东西,把正正和茶杯喂了,然后就开始看书,等着邵群醒来。

看了一会儿手机响了,他忙站起来接了个电话。是公司的人打来的,提醒了他几样公事。

挂上电话李程秀才发现自己有没看的短信。

昨晚迷迷糊糊好像是听到了短信的声音,但是太困了就没看,醒来也早忘了。

李程秀打开短信,顿时就僵住了,他只觉得有一种冷意从脚底一直冲到了头顶,心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发来的是一条彩信,照片照得有些模糊,光线又暗又杂,一看就是在酒吧之类的地方,但是李程秀还是能很容易地分辨出照片上的人是邵群,而歪在邵群怀里的是一个轮廓清秀的男孩儿,俩人似乎正在接吻。

得身体就像被什么巨大地沉重地东西压住了一般,让他呼吸困难。

他看了看发件人,是小季。那么必定是昨晚他们在酒吧碰上了,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照片。

从他重新和邵群搬到一起住那时候起,他就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邵群是什么样的人,邵群有多少恶劣地本性,他李程秀是体验地最淋漓尽致的。而邵群对他的执着,究竟能持续多久,他真的从来不敢抱有希望。

他一直就在告诫自己,不要抱有希望,就这么过下去,过一天就是一天。没有希望,也就不会有绝望,这样等到邵群腻了这一往情深的生活的时候,他还能自己走下去。

只是没想到还不到一年……

李程秀颤抖地握着手机,心脏传来剧烈地疼痛,痛得他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他不该难过,不该意外。这是早早就预料到了的,打从一开始,他就给自己打了预防针,意料之中的事,不应该难过。

李程秀觉得眼眶酸涩,他透过模糊地视线,在手机屏幕上触控着,按下了删除键。

正正的哭声适时响起了。

李程秀深吸了口气,赶紧跑到婴儿房,哄着这个还没有他胳膊长的小生命。

无论邵群在外面是什么样,至少这个家还维持着平和的样子。他最大的希望是他的儿子能快快乐乐地长大,至于他自己……

李程秀把脸埋在了正正渗着奶味儿的小胸脯上,尽管心痛难耐,却一滴泪也流不出来。

邵群一气儿睡到中午才起来,因为头痛,光睁开眼睛这个过程就花了好几分钟。

他反应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的床上,只不过旁边少了个人。

一看天色,都是大中午了,李程秀这种每天六点多起床的人,去逛个商城再回来都够了。

邵群爬了起来,去浴室刷牙洗脸,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新长出来的胡渣。脑中突然快速地闪过一丝思绪,他瞪大眼睛,突然想起了相当重要的事情。

他脸都顾不上擦,赶紧跑出了卧室,一开门,就看见李程秀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到他出来,就慢慢抬起头,扫了他一眼,“起来了。”

邵群突然紧张起来,只觉得口干舌燥,“啊,几,几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