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繁体版 简体版
卡夜阁 >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三千块钱引发的血案

第五百九十五章 三千块钱引发的血案

对面的一男一女脸色一变,色厉内荏道:“你什么意思?”

杜飞一笑:“没什么意思,就是在屋里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东西。”

对面的二人本来就做贼心虚,此时一颗心早已沉到谷底。

不过他们的心理素质比孙老蔫儿强得多,那男的兀自嘴硬道:“你特么哪儿来的,现在赶紧给我滚,不然我们真叫公an啦!”

女人则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放缓语气,温柔道:“这位小同志,我看你年纪不大,肯定是一时冲动,真要叫来公an,你可就毁了。咱家也没什么值钱东西,你进来转一圈,只当是串门儿……”???.81??.??m

不等她说完,杜飞笑呵呵道:“这可不行,老话说,贼不走空~我这都来了,怎么能空手回去呢?”

“你~你可别欺人太甚!”那男人恶狠狠道,一只手已经悄悄向后腰摸去。

杜飞只当没看见,笑眯眯道:“这怎么叫欺人太甚呢?明明是同道中人,见面分一半。”

到了这时候,这二人也听出来,杜飞明显已经知道内情,敷衍肯定敷衍不过去,索性对视一眼,把心一横,直接摊牌。

那男的道:“直说吧,你要多少?”

杜飞一拍大腿:“兄弟痛快~我这人也不是不讲道理,说是见面分一半,但活儿是你们的,二十五万我就要十万,怎么样?”

一男一女顿时愕然。

他们早听说了,外边盛传轧钢厂丢了一个月工资,一共二十五万多。

可哪有那么回事儿呀!

他俩处心积虑,弄死了赵新兰,末了才弄了七千多块钱。

想到这里,那男的愈发郁闷了,没好气道:“根本没那回事,最多匀你两千,今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杜飞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故意的,想探一探对方。

要知道,这俩人敢把尸体埋在屋地下,这是一般人吗?

一般人能睡得着觉吗?

这不由得让杜飞想起了,之前在芳嘉园胡同发现的,野原广志原先住的那间房子。

在灶台下面不就封着一具尸体!

两者之间颇有些异曲同工。

令他不禁怀疑,这两个人跟野原广志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两千块钱?”杜飞冷笑:“打发要饭花子呐~”

而杜飞话音没落,那男的“艹”了一声,突然从后边抽出一把折叠水果刀。

刚才在后边已经偷偷展开,出手相当突然,一个箭步,分心就刺。

杜飞看得分明,这一刀就是奔着要命来的。

这男人手上的人命绝对不止一条,否则根本练不出来这种沉稳的心态。

在这一刻,他决定杀人,没有一点迟疑,仿佛对他来说杀人就跟杀鸡一样轻松。

那女人也没太惊愕,似乎看到在下一刻杜飞就要中刀倒地。

然而,令他们没想到。

眼瞅着那把水果刀要捅到杜飞的心口上,那男人的手腕子却被一只铁钳似的手捉住。

男人一愣。

紧跟着手腕上传来剧痛。

他也是硬气,愣是咬牙没叫出声,抬腿又要踢杜飞的下阴。

可惜还没等他把腿抬起来,杜飞的另一只手攥成拳头,已经打在他软肋上。

砰的一声,旁边女人听得真真儿的。

就像是榨油作坊里的大木槌敲击的声音。

那男的登时两眼暴突,整个人脱离地面,再落下来,杜飞松手,他直接跟面条似的趴在了地上。

那女的做梦没想到,电光火石间竟是这种结果。

而此刻杜飞正扭头向她看来。

原本只是平常的一眼,在她看来却像凶神恶煞一样。

女人本能的张嘴就想尖叫。

杜飞淡淡道:“你叫吧~叫来公an,我最多是入室,能判我几年?但你……”说着冲地上那男人努努嘴:“跟这位年兄可就不一定了。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欠债还钱,杀人……哼哼,可得偿命。”

女人听到‘偿命’俩字浑身一颤。

好像要打鸣的鸡,突然被掐住了脖子。

满脸胀得通红,没发出一点声音。

过了片刻,那男的依然没缓过来。

刚才那一拳杜飞直接爆肝,虽然没下死手,但也着实不轻。

之所以没弄得骨断筋折,是为了之后交给汪大成那边审讯方便。

真要伤的太重,还得送到医院去浪费资源。

女人缓过神来,好整以暇道:“这位……好汉……”

她斟酌了一下,才用了这个称呼。

“这位好汉,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您有什么事儿只管说,我们夫妻俩……”说着有些担心的看了看仍趴在地上的男人,无奈道:“一定照办!”

杜飞似笑非笑道:“认识刘卫国吗?”

女人一愣,摇了摇头。

杜飞不置可否,继续问道:“刘光北呢?”

这一次女人的目光微微闪烁一下,却依然摇头。

杜飞洞若观火,没急着揭穿,继续道:“那野原广志呢?这个名字总该听说过吧?”

女人这次表现的更自然,诧异道:“这是个东洋人?”

杜飞摇摇头道:“你很不老实啊~不过算了,你有话还是留着跟公an去说吧~”

说罢就要往外边走。

女人顿时慌了,没想到杜飞直接掀桌子,连忙拦在前边道:“好汉~好汉爷,您别忙呀!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杜飞“哼”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原以为你们是自己人,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没什么可说的,还是刚才的条件,十万块钱,我立刻走。”

女人心急如焚,忙道:“等等,您先等等……”

杜飞皱眉,伸手把她扒拉开就要往外走。

女人忙道:“同志,同志,你别急,咱们是自己人!”

杜飞目光一凝,停了下来:“你叫什么?”

女人无奈道:“我叫潘小英,他是吕奇,我们……我们都是骆先生的人。”

杜飞心头一动,他倒是头一次听到‘骆先生’这个名头。

趁机试探道:“什刹海那个?”

现在王文明和金顺和尚早都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