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夜阁 www.kayege.info

秦明秦明造导弹车秦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秦明秦明造导弹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你喜欢看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不孤的一本新书《万倍增幅后,我武道成神了?》,主角是秦明。主要讲述了:秦明穿越到玄幻世界成为少族长,却被检测修炼天赋极差,派遣边疆。 叮,检测宿主天赋极差,获得万倍增幅! 从此,秦明飘了,修炼一天等于别人万天,边疆闭关一个月,秦明发现自己成神了? “报,敌军距离我方城池不到十里!请求支援!” 看着大军压境,秦明笑了....…

《主角秦明造导弹车》精彩章节试读

神龙历10986年,神龙大陆东南域,天阳国天长关。

天阳国本是大陆上众多小国之一,距魔兽山脉外围百里,在东南联盟里并不出众,不过天阳国内有不少矿山,皇族秦氏多是勤善爱民之辈,国民中也有不少经商之才,故而经济昌盛,国家比之相邻小国富庶一些。可惜天阳国的军事实力却不是太强,这让邻国大吞口水,尤其是在神龙大陆这样武风旺盛的地方,战争并不少见,因此在这一年死对头清舒国发起了两国历史上的第七次战争。

二十万大军三路进发,破紫府关、青石镇、永宁镇,一路所向披靡,兵合一处之后连占十六城,打到了天阳国最后一道屏障天长关下,此关一破,清舒大军将一路无阻直达皇都龙阳,届时将是天阳国破灭之时。为挽救亡国之危,天阳国君秦康不顾已怀胎九月的皇后,御驾亲临天长关,同行的还有供奉堂十二位先天高手,誓要守住天长关。

天长关内,秦康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剑眉深锁听着一个个探报。

“报,清舒大军先锋三万已在城外20里处扎营!”“报,清舒八万大军正从东面赶来,约一个时辰即可赶到!”“报,清舒国内密报,另有十万精兵一月前从国都邺城集结,估计今日便可赶到!”不利的消息接踵而至,帅营之中秦康和一众大将心急如焚,所有人都有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清舒大军连破十六城,打到天长关.虽然二十万人马气势如虹却也未必能奈何的了拥有天险之称的天长关,而且关内还有九万兵马,但谁料清舒此战决心甚大,不仅又抽调十万精兵赶来,还向邻国戎狄国借了五万兵马,准备一举破关。这样一来,估计明日敌军三十五万大军便可集结一起,强力攻关。秦康虽然已下令向西北边关调来二十万军队,但仍需十五天才能到达,十五天,照这个情况来看,坚持十五日很难!

“清舒大军已然压境,诸位可有破敌良策?”秦康凝声问道。

“陛下,清舒国密谋良久,此战明显是要一举灭亡我天阳,故而这一战将极其惨烈,我等身为天阳将领,当与天阳共存亡!”一位身披黑色战甲的老者上前沉声道。此老年已六旬,须发染霜,看似老迈却是军中第一高手,有着八阶武师的实力,双眼隐有厉芒闪过。此人便是天阳国元帅、护国公宋展。

宋老元帅此言一出,众将亦是一脸凝重齐声道:我等愿全力杀敌,誓与天阳共存亡!

“好,有诸位将领齐心协力,必可保天长关无忧!”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自帅帐外传来,随即一个紫袍老者淡然走进,身后跟着两个同样身着紫袍的中年人,紫袍上胸口之处绣着一轮金日。为首老者精神矍铄,眼神深邃,两个中年人长相相似,浓眉大眼,眼神锐利,体格健壮。这老者便是秦康爷爷的同胞兄弟秦卓,也是供奉堂大供奉,有着先天地阶巅峰的实力。那两个中年一个叫铁塔,一个叫铁山,是双胞胎。

这三人一进来,众人便感到一股浓重的威压,秦康深锁的剑眉舒缓,上前恭声道:“叔祖!两位供奉!”各将领连忙躬身喊道:“参见供奉大人!”秦卓右手轻抬,道:“诸位不必多礼!”众人闻言便觉得浑身一松,刚刚的那股先天威压已然消失。

秦康上前道:“叔祖和各位长老可有破敌之法?”秦卓并未直接回答,只是淡淡道:“我天阳国自八百多年前建立以来,历经风雨,历代君主之中没有荒淫暴虐之辈,故而八百年来国泰民富,但军力却不如周边国家,自然被别人算计。

若非有武神盟约束,以及供奉堂的先天武师坐镇,怕是早让人瓜分了。清舒国与我天阳积怨已久,两国已大战数次,边境摩擦更数不胜数,此次挑起战端明显筹备已久。若是以往,以紫府、青石、永宁三大重镇自然可稳如泰山,但可惜的是清舒从邻国借了五万精兵,而且清舒军营之中出现了一名叫做郑烁的先锋大将,此人有勇有谋,先从左路军中攻破永宁镇,随后驰援中路和右路,破开了紫府关和青石镇,这才造成了今日的局面。据情报所言,此人怕是已经半只脚踏入先天了。”众将闻言皆是一惊:半步先天?怎么可能?这等修为不去潜修以期突破先天加入供奉堂却在军中做先锋?他是疯子么?

宋展缓缓道:“郑烁是清舒上任兵马大元帅郑泽的长子,是大将之才。以此人的可怕修为,我天阳将领中恐无人可敌。”此话倒是不假,身在军中为将,平日练兵极其繁忙,哪有时间修炼,因此这些将领多是低阶或中阶武师,别说半只脚踏入先天境界的武者,就是普通高阶武师也不会在军中为将,因为这样的高手在天阳国足以做大家族的供奉了,谁还上战场打打杀杀?

秦康不安道:“我天阳国供奉已全部来到天长关,可否请长老们出手解此危难?”众将一愣,大觉可行,先天强者出手,虽不能灭杀这二十万大军,但却可以取敌军将帅首级,从容而退,首脑一灭,危难立解。然而秦卓下一句话却让众人如坠冰窖。

“来到天长关后我和十一位长老感受到了十二股先天气息,如若我猜的不错,清舒供奉堂的十二位先天也来了。此刻很可能就在敌营中。”此话一出,除了帐内的三个先天强者,包括秦康在内的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一股无奈和沉重,甚至还有绝望。

“那该怎么办?”秦康接着问道,他知道此战已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了,先天强者已经介入了。

秦卓看着众人的表情,淡然一笑道:“大家不必担忧,此战先天既已介入,那么胜负的关键就在先天之间的对战,在我来天长关之前,我已经突破地阶,踏入天阶了。”众人闻言大喜,这大供奉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一会已将众人从悲到喜玩了几遍了。天阶啊!神龙大陆的武者分为七个层次:武者,武师,先天武师,武学宗师(亦称武宗),武尊,武圣和武神。先天之下两大层次各有九阶,前三阶为低阶,中三阶为中阶,后三阶为高阶。而先天以后却分为天地人三阶,每阶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和巅峰,阶与阶之间的晋升难度丝毫不亚于后天进入先天,实力差距很大。后面的武圣武神都是传说中的存在,据说武神级别的强者已经上万年没有出现了。清舒国的供奉最高的不过先天地阶后期,在先天数量相等的情况下,秦卓就是无敌的。

秦卓接着道:“但也不要太过高兴,清舒国大供奉杜成的修为几近地阶巅峰,我要解决他需要不少时间,而你们的任务就是为我争取这些时间,如今敌人士气虽盛,但连续征战,体力肯定有损耗,故而你等可以应战,但需小心郑烁。”众人闻言皆点头以示明白,这场仗的关键就是能否撑到大供奉战胜回来。

“报,敌营有一黑袍老者叫阵!”秦卓淡淡道:“想来是杜成那老匹夫等不及了,想一鼓作气攻下天长关,哼,莽夫一个。诸位,随我一同去吧!”言毕便带着众人向城楼走去。

城墙之上,天阳国众人迎风而立,十二位先天强者之中多是年近六旬的老者,且只有一位女性,是一老妪。距城门十里之处,十二个黑袍人静静而立,九个老者,两个中年文士和一个中年侏儒。当前一老者一脸皱纹,细眯着的双眼闪烁着点点寒光,此人便是清舒国大供奉杜成,他本是清舒山野小村的野小子,只是幼时服下一异果,踏上武道之路,八十岁时踏入先天,被上任清舒国主邀请进供奉堂。只见他上前一步,提运体内真元傲慢地道:“秦卓老匹夫,你可还记得老夫?”虽相隔数里,但墙上众人仍感到一股响亮的声音震动耳膜,众将领内心忍不住惊骇。

秦卓眉头微皱,遥遥道:“杜成,你这老匹夫不呆在皇宫里潜修,跑到我天长关干什么?”杜成冷冷一笑道:“秦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今日带着本国供奉前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下天长关,然后灭了天阳!”秦卓寒声道:“杜成,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就凭你们也想灭我天阳,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杜成闻言也不气,继续冷笑:“灭不灭的了天阳国你很快就会知道,我们两国各有十二位先天武师,此战便让供奉堂的长老们打头阵,你可敢接?”秦卓冷然道:“战便战,怕你不成。不过此处地势不够开阔,打不起来,此地西南五十里处有一无名小山,我们去那里打!”杜成咧嘴一笑:“好,我们先行一步,你等可不要失约!”言罢一挥手,十二位先天强者运起轻功身法,迅如疾风,向西南方驶去。

秦卓见十二人远去,沉声道:“诸位记住,争取时间,我会尽快赶来,天阳国能否挺过这一关就看诸位的努力了!康儿,你自己要小心。诸位长老,我们走!”言罢十二人直接跳下城墙,亦向西南方奔去。

墙上秦康和诸将领看着供奉们疾驰的身影,面色越显凝重!

宋展上前对秦康道:“陛下,大战将至,敌人已集结了二十万大军,现在急需要做的便是激发士气!”秦康点头道:“诸位,随我去点将台!”点将台上,秦康一身银色战甲,岿然而立,台下近十万士兵齐齐看着他,一个个表情十分激动,这是天阳国的皇帝啊,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竟亲身来到战场,穿上了铠甲,他们无比的振奋,他们知道皇上没有忘记这群为国家出生入死的士兵,没有忘记始终坚持在战场上的军人。

秦康看着台下一张张脸,沉声道:“诸位,我是天阳国君秦康,现在也是一名军人,为国家安危奋斗的军人。清舒大军犯我领土,夺我城池,杀我父老同胞,今日又妄图破我天长,灭我天阳。诸位皆是热血男儿,你们,能同意吗????”“不能!不能!不能!”台下十万士兵情绪激愤,发出齐声怒吼。

秦康点了点头,催运真气,以五阶武师的修为喝道:“我们当然不能同意,他们是杀我父母兄弟的仇人,现在仇人就在眼前,我们该怎么做?”“杀!杀!杀!杀!杀!杀!杀!”所有士兵在秦康的激励下,双目血红,青筋暴起,用尽全身力气大吼。他们之中虽然大部分都不是武者,但却都是年轻力壮,而且数量众多,怒吼之下,声波传出近百里,惊得天长关外密林中群鸟乱飞。

而在城外十里处,清舒大军已近奔向了天长关,他们都听到了关内传来的震耳欲聋的吼声。军队中间两匹骏马并行,马上二人皆年约五十许,左侧一人身着金色战甲,一脸方正,正是清舒元帅鲁元通,另一人面容刚毅,一身白色战袍,却是清舒第一猛将郑烁。听得吼声俱是一惊,郑烁眉头微皱,对鲁元通道:“元帅,天阳国皇帝秦康已经到了天长关,此刻怕是正在激发士气,末将以为我们应火速进发,趁其士气未盛之前将其一举击溃!”鲁元通点了点头道:“不错,传令下去,火速赶往天长关!”

2.

“陛下,清舒大军已行至城外,有一白袍战将叫阵!”宋展上前一步,道“陛下,老将愿带兵打这第一阵!”秦康一脸肃然道:“好,就由宋老将军出战,刘建陈文两位副将一同前往。我为老将军掠阵,希望你们能一战胜之!”“末将领命!”宋展刘陈三人领命点齐十万兵马,打开城门上马出城。

秦康登上城墙,俯看城外方圆数百里的空地,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就是清舒大军!黑色帅旗在随风舞动,合计二十万密密麻麻的黑甲军队,以方阵的形式占满了空地!不仅是秦康愣住了,城墙上的士兵也愣住了,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宋展一时也是微微一怔。

“来人可是宋展宋老将军?”百步之外一白袍大将手执长枪笔直而立,向着马上的宋展遥遥问道。

“正是老夫,想必你便是郑烁了吧?”郑烁哈哈一笑:”不错,我就是郑烁,老将军,你年事已高,为何不在家安享天伦,反倒跑来战场送死?”“哼,好个猖狂小辈,你清舒国犯我领地,我身为天阳军人,理当保家卫国,你若是识相便速速退去,不然我便让你做刀下亡魂!”“哈哈哈哈,想让我做亡魂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在乎你这一个,不过他们无一例外都做了我枪下之鬼!宋展,我奉劝你一句,立刻开城投降,否则,待我大军攻破城门,必将你一关之人屠尽!”郑烁长枪一指,语气森然,已然用上全部罡气,他是想让全城的士兵都听到。

屠城?神龙大陆战争不断是不假,但万年以来的战争历史里却鲜有战胜方屠城的举动,这种人神共愤之事一旦发生必将受到各方势力谴责,甚至还会引起武神盟的血腥惩罚。郑烁或许不敢这么做,但足以动摇天阳军心。

果然,城墙上的士兵听到这充满血腥的话语,表情极不自然,悲愤的有,惊恐的也有,更有甚者已是满脸绝望之色,毕竟他们的妻儿老小可都在城内。

秦康眉头一皱,心中震怒,料想郑烁此言应是恐吓,暗道这郑烁真是阴险至极,一句话就把刚刚激励的士气消了一大半。宋展亦是暗怒,真气一提沉声道:“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是军人的荣耀,保家卫国是军人的职责,可你身为军人竟然想屠城,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你想惹得天怒人怨吗?”“哈哈哈哈,惹得天怒又如何?老天若敢来我二十万大军也一样能屠了他!”霸道无匹的话音刚说完,异变陡生!

原本还算晴朗的天空变得灰暗起来,万里高空上突然出现了浓浓铅云,铅云之上隐隐有轰鸣声传出。所有人都惊疑起来:好好的天怎么暗了?郑烁眉头一拧,有些惊异的望着天穹,铅云中传来的轰鸣声让他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

数息之后,铅云出现裂缝,道道红光透射了出来,由淡变亮,最后变成一片赤红,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无数发光的不明物体带着道道红光裂开云层向这个方向冲来,城墙上的天阳士兵,空地上的清舒大军,甚至两军统帅都愣了,仰着头看着这动人心魄的景象一时间竟没人反应过来。

终于,红光近了,郑烁九阶武师巅峰的眼力终于看到了那些拖着红光的是什么了。“这么多的陨石!不对,是陨石!!!!!!!”郑烁当即反应过来,那些即将要砸过来的发光体是陨石,天哪,这是数千陨石啊!

“大军后退,快!!!!!”一声狂吼响起,惊醒了发呆的士兵,但还是来不及了,在所有士兵慌乱不堪的状况下,陨石群骤然加速,刺眼的红光连成一片,仅用了一刻钟的时间便已砸落下来,但是这点时间够大军撤退的吗?显然不够,大军数目太多,想要有效地散开一刻钟远远不够。天空的陨石砸下来了,怪异的是竟没有砸在天长关内,全照顾在了城外清舒军所在的空地上。

“轰隆隆~~~”数千陨石每颗都是普通磨盘的三倍大小,陨石砸在人群中,溅起松碎的泥土以及残肢断臂,鲜血冲起,每一颗落下都会带走数十人的生命,方圆数十里不停地响起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大地在震颤,宋展所带来的五万士兵都已站立不住,战马嘶鸣,就连城墙都在晃。陨石分布极广,可谓是将清舒二十万大军全照顾到了,空地被砸出一个又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坑内还冒着黑烟,那是陨石上的高温发出的,大地裂开一道道狰狞的口子,一直延伸到城门处,天阳士兵们在震颤中掉下去不少,南面的城墙竟也出现了裂缝,随后坍塌了一大片,这可是近三丈厚的城墙啊,天阳士兵倒因此牺牲不少。

良久,在士兵飞洒的鲜血和惨嚎声中,陨石尽数落地,空地上黑烟四起,所有人在耳鸣了许久之后稳定下来,大地也渐渐平稳,几道深不见底的大裂缝狰狞可怖,落入其中的两国士兵竟有数千人。秦康定睛看了看原先的空地,嘴巴张得大大的,到处是残肢断臂和烧焦的尸体,鲜血如注,染红了整片战场,这就是天威吗?二十万大军竟剩下不到四分之一,清舒元帅鲁元通一身血渍立在那里,双眼无神,口中喃喃道:“完了,一切都完了……”白袍脏乱不堪的郑烁缓缓起身,他在吼出那一声之后就立即去保护鲁元通,凭借半步先天的实力竟极好运地躲开了陨石,但仍旧被几颗陨石擦伤,眼下深受内伤的他顾不得调息,一把抓住鲁元通,在战场上嘶喊道:“清舒士兵,快撤!!!”吼完便向远处纵马狂奔逃离。

天阳众将醒悟过来,宋展一声大吼:“天阳国的勇士们,杀!!!!”紧接着,如狼似虎的天阳大军从城门冲出,另一起杀戮又一次在这片满目疮痍的土地上展开。

李富贵这几天很兴奋,他突然间觉得太监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半个多月前天长关告危,皇上带兵亲自前往,皇宫里乱作一团,疯言清舒军要打到龙阳皇都了,内宫大总管惊吓中得了重病昏迷。可就是这个时候皇后要分娩了,时值深夜,宫里更乱了,还好最后自己挺身而出,稳住了秩序,请来了女御医叶蓉大人,为皇后娘娘接生。可皇后娘娘却难产了,他急得直冒汗,突然间天上红光大作,一道流光从天际射向皇宫,砸在了校武场,发出一声轰响,随即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陡然响起,虽不大却响遍整个皇清宫,小皇子竟然安稳出生了,母子平安!这可算让他绷紧的心松了下来。随后,天长关来报我军大胜了,歼敌近九十万。清舒军一路溃散,狼狈逃回边境,连攻占的三十六座城池都不要了,皇上命宋展老将军为帅,收复失地,自己和供奉长老们赶回皇都,估计今日便要到达,这可着实让他高兴,他知道自己好运来了,为啥?哈,皇上就皇后一个女人,年近三十还没有一个子嗣,现在皇子出生,他的功劳非常大,这可是未来的太子啊,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皇帝,凭这个功劳他足以做太监大总管的位置了。

“哼,早看张财那老东西不爽了,做了这么多年总管的位子,现在也该轮到我了,嘿嘿,总管啊!哎哟……”暗自幻想的李富贵撞上了前面冲来的人,正恼怒着谁敢冲撞未来的大总管,不想活啦。可抬头一看,竟是皇上,立刻跪伏在地,颤声道:“奴才该死,冲撞了皇上,请皇上恕罪。”来人正是秦康,半月风尘,听闻皇后诞下皇子,更是星夜兼程的赶路,脸上虽有疲惫之色,但更多的还是兴奋,他要着急去看自己的妻儿。不慎被太监撞上了,仍旧是兴奋,理也没理跪在地上的太监,急冲冲的向皇后的寝宫奔去,留下李富贵在那暗自念叨:完了完了,这下别说升官了,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我真该死,该死该死!

秦康一路狂奔,路上的太监宫女行礼他都没时间理,直接来到了和宁殿门口,平复了一下激动地心情,轻轻地走进殿内,第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抱着孩子的皇后蓝暖玉,半月的精心调理将她的身子养的很好,度过了分娩后的虚弱期,自从得知天阳大胜的消息后蓝暖玉的心情非常好,日夜盼望着秦康归来。

“玉儿。”秦康轻声喊道。

蓝暖玉娇弱的身躯一颤,猛的回头,看见来人,忍不住眼眶湿润,抱着孩子快步走了过来,秦康亦是眼睛发红,轻轻搂住蓝暖玉,看着襁褓中的婴儿,睡得很安详,和声问道:“辛苦你了,玉儿,这就是我们的孩子吗?”蓝暖玉青葱玉指抚摸着婴儿的面庞,眼中泛起无尽欣喜和疼爱,点点头道:“陛下,这就是我们的孩子,他都半月大了,还没起名字,陛下,您给他取个名字吧。”秦康看着怀中蓝暖玉希冀的眼神,轻轻把孩子抱起,缓缓道:“就叫秦明吧,圣明的明,希望他以后能睿智豁达,继承皇位,成为圣明之君。”话音刚落一道爽朗的笑声就传来了:“秦明,好名字啊,小家伙真是个福星,一出生就解了天阳之危,来,快让我看看天阳秦氏的新生命,哈哈哈哈!”声音一听便知是秦卓来了。自从半月前秦卓重伤杜成带着供奉长老们火速赶往天长关见到那震撼的一幕,心情就一直不错,这不,听说皇子出世也赶来看看,如无意外,小家伙就是未来的储君。

“见过叔祖。”蓝暖玉很惊讶,秦卓在天阳国地位非常超然,连秦康也远远不及,是天阳国的守护神,他已经很多年没露面了,一直在供奉堂潜修,没想到今天竟亲自来看自己的孩子,心下十分欣喜。

秦卓抬手道:“不必多礼,暖玉,你辛苦了。”蓝暖玉微笑道:“暖玉一点也不苦,能为皇上生儿育女是暖玉的的福分。”秦卓从秦康怀中抱起小秦明,乐呵呵的道:“小秦明,你要快快长大,将来要成为一个圣明的君主和一个强大的武修,超越先辈,将我天阳国威传遍四方!”秦康亦笑道:“叔祖,现在还早,等到皇儿七岁时由您为他测脉,然后再传他武学,我也希望他将来能成为一个强大的武修,守护天阳国,再不受别国威胁。”秦卓颔首,道:“经此一役,两国元气大伤,二十年内清舒国将一蹶不振,我天阳国也该休养生息,恢复元气。”秦康正色道:“侄孙明白,侄孙会谨记先皇教诲,做一个明君。现在天阳国危已解,半月后为皇儿举行满月宴,并借此机会减税。”“嗯,”秦卓笑道,“就这么办。”第二日,秦卓来到了御书房,还带着一个木盒。

“康儿,当日小秦明出生之际,坠落在校武场的陨石裂开,留下了这把漆黑的重剑,经过诸多长老探测,这只是一把普通的重剑,并不锋利,但材料特殊了些,无法熔炼切割,应该是未知的陨铁。”秦卓打开木盒,一把近四尺的宽剑露了出来,剑身宽约三寸,连剑锋都没开,通体漆黑,重约百斤,一点特殊的气息也没有。

秦康皱眉道:“这把剑材料未知,似乎是未经打磨的剑胚,既然无甚特别,就放在皇家储藏室里吧。”“嗯,这把剑自天而降,便是与我天阳有缘,就留在皇宫里吧。”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